到外面看到了徐卿生的車,見車沒鎖,就拉開了車門坐了上去。

她本來想給徐卿生一個驚喜,卻看到了白詩音,就不能忍了,立刻從車裡冒了出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

第418章

保不齊還真有落在別墅里,沒想起來。

可這傢伙,等了老半天,也不見宋三喜的人影。

他趕緊打電話,「喜狗子,你在哪兒呢?我等你半天了!」

「哦,輝少啊,不好意思,搞錯了。銀行卡是我老婆的。」

「你娘」王輝氣得炸,「你耍我是吧?」

「輝少,大過年的,忙來忙去的,是容易出錯嘛!新年快樂,虎年大吉」

王輝氣急敗壞,吼道:「大吉個狗屎,滾!」

然後,他主動掛了電話。

宋三喜哈哈一笑,繼續開車,前往老崔家。

至於銀行卡嘛,他已經出門之後,都存放好地方了。

暫時,不給蘇有晴保管了。

免得她又沒藏好,讓孩子們發現了。

孩子呢,活躍,愛東翻西找的,眼也尖,倒也是幸福的煩惱。

宋三喜不在家,家裏中午的團年飯,蘇有容她們,都能一起辦的。

畢竟,他是去崔家幫着做廚的。

崔家,中海的名門大戶之一,有這關係,不容易。

蘇有容姐妹們,都很理解的。

這年頭,沒有人脈背景,是真難啊!

宋三喜,更是明白這樣的道理。

況且省城來的韓老,估計也是一號人物。

去做做中午的團年飯,沒有壞處的。

崔家的宅子,在城郊。

崔家大院,在中海,也算是比較出名的。

那裏,已經是歷經了六世傳人。

現在,崔老爺子,在那裏養老。

崔永年的父親崔大海,也住那邊。

崔家大院,傭人都不少。

而且,大院四周,配備了警戒崗哨。

因為崔老爺子,是有過戰功的,而且職位也不低。

本來,他可以在北燕城養老。

北燕城,這個國度最硬核的城市。

但,老爺子要落葉歸根,也就遂他的願。

宋三喜前去,車子停在大門外。

崔永年,已經在那裏等候了。

下車后,接了崔永年的煙。

還有兩名警衛的戰士,過來給宋三喜做了安檢。

這相當於,進機場那種感覺。

這是規矩。

崔永年,作為老爺子的大孫子,也沒法改變的。

宋三喜,理解,相當的配合。

安檢,通過。

崔永年帶着宋三喜,進大院去。

這是清·道光年間的老院子,冬日裏,有種凝重的威嚴,也有些歷史的厚重感。

院子裏,臘梅園清香一片,環境清幽別緻。

三重院落,也是極盡氣派。

一邊走,宋三喜一邊低道:「老崔,院子裏沒幾個人啊!」

「過年了,除了我爺的醫療組和必要的後勤保障組,其他傭人,都回家過年了。略有點冷清。」

「哦對了,老崔,怎麼一直沒聽你提起過你女人孩子啊?」

崔永年笑了笑,略有些勉強,「都在國外呢!」

宋三喜一看,這就有問題,但沒深問,只道:「韓前輩,還沒來吧?」

「沒有。專機剛剛才起飛,大約中午前能趕到。我爺都去機場等了。」

「哦?這麼大來頭啊?還得崔爺爺親自去機場接?」晚阿無沒有得到應思期的任何消息,便向冷不遠告辭下山了,走着走着,她終於壓抑不住心中的感情,停下腳步,崩潰地哭了出來,她發現都這麼久了,依然割捨不掉對應思期的愛,她根本走不出這情傷。

「你沒事吧?」

突然,一道溫柔熟悉的聲音響起。

聞聲,晚阿無淚眼朦朧的抬起頭,頓時呆住了,應思期?她的神情有些恍惚,趕緊擦乾眼淚,生怕自己出現幻覺。

「思期!」她聲音顫抖的叫了一聲,真的是應思期,然而應思期出現得太突然,一時間……

《魔修女主怦然心動》番外五新的方向 「玄闕,前面是老林坡。」

馬兒靜吃夜草,二人在斜坡席地而坐,凝視著陸豐捨身的那塊草地。

「你說陸伯伯為何要尋到蘇起?與他共事多年,不會不知蘇起人品。」處月林夕疑惑地問道。

「蘇起是大學士,付文忠又為大學士之首,此二人為一條線。應是付文忠在蕭氏離朝前徒有虛名並無實權,沒有人比他更想扳倒蕭氏,所以才許蘇起接下陸伯伯所託進行彈劾。」青玄闕分析。

「可他們難道會不知,蕭氏是為月眠宮服務的嗎?所做之事皆為陽氏授意,又怎會當真降罪於蕭氏?」

「別人不確定,但陸伯伯當然會知!可用生命去換陽氏敷衍降罪與那十幾位牆頭草,未免代價太大。」

「玄闕,是不是陸伯伯知曉蘇起是付文忠的人,篤定他會抓此把柄對付蕭之珉,而憑他二人又沒法給月眠宮壓力,便定會聯合更多的大臣上告。」

「他老人家應還知,若蕭氏不在付文忠便有了實權,大臣們自然向首輔靠攏。當陽氏尋機會再讓蕭氏返朝時,付文忠定不舍權利會想法阻擋或者打壓,而大臣們也怕蕭氏報復,更加抱團。可夕兒,我不明白為何陸伯伯臨終時,讓我們尋蘇起要名單?那份名單上的人,並非可靠!」

「我想他老人家是讓咱們看數量,而非名字。」處月林夕恍然。

「如此說咱們方向錯了!付文忠權欲熏心,只要能強權在握,不管哪族當政他皆可稱臣。而蕭氏不同,是甘為陽氏賣命上陽國臣。陸伯伯做這些,其實為我們爭取付文忠鋪路。」

「付文忠可是大月牆頭草之王!若看不到咱們已握八成勝局,又怎會傾倒?說不定,他正暗自觀察,坐等站隊。所以並沒完全走錯,咱們就是要將老狐狸逼至絕境,讓他主動投營。」

「不錯!不過,陽氏要是知道,處月林夕今晚大搖大擺地進出了月眠宮,不知有多氣惱!」他笑著說道。

聽到此,處月林夕脫了外衣,扯掉鬍鬚。

「夕兒這是?疼不疼?」

「沒事,不疼!事情辦完,與父王也已相見,老神仙完成使命,就在這兒陪伴陸伯伯,帶他老人家一起升仙兒嘍!」處月林夕將那身行頭埋在樹葉之下。

青玄闕趕忙脫下外衣,將人裹住帶她上馬,被人看見怎麼得了!

「捨棄老神仙,下一個又是誰呢?」而他上馬後,又警覺地問道。

「啊?是你娘子唄!還能是誰?」

「是嗎?閑不住的人兒,會甘願關在青府?」劍眉一挑,他表示萬分不信。

「那是什麼話?我是嫁給你,又沒賣給你,關我幹嘛?」她噘著嘴,微微抗議。「把計劃告訴我,否則真把你關起來!總是這樣擔驚受怕,為夫定會早亡!」

「呸呸…不吉利!哎呀…夫君要關夕兒,也得先將人帶回家再說吧?」

「駕…」聽得人兒撒嬌,他便笑著揚起馬鞭,馬兒一路狂奔。

「玄闕,夕兒又累有困。」她低喃著調整坐姿,埋進他懷裡。

「先睡會!」青玄闕單手憐愛地摟緊懷中人兒,在那額頭輕輕一吻,知她見了父王后定是思緒萬千,她不想說,自己也不忍主動問及。

「青玄闕行行好,到家不許再折騰,要散架了!」她感知了背上那不安分的手,弱弱地央求。

再次揚起嘴角的他,手掌環上人兒脖子,揚起她的下巴,低頭吻上那委屈的小嘴,霸道地回道:「你休想!」

「青玄闕!不行!」捶打著男人胸膛,她嬌嗔道。

「明日夫君哪都不去,在家陪伴夕兒,好不好?」

「嗯嗯…」

「回老爺,只是伙兒毛賊,看到咱們出來就跑了。」

「有無丟失?」

「無丟失,老爺。」

首輔府邸,因阿立等人的借道驚起了付文忠,他身披外衣坐於位上,聽家丁稟報。

「老爺,蘇起大人求見!」守門的下人來報。

「哦?快請!」

「給付大人請安,深夜來擾實有要事!」蘇起行禮講明來由。

「快請坐,看茶!」

「謝大人!」

「你們都下去吧!」付文忠遣散閑雜人等。

「方才別苑異動,蕭之珉之子蕭泰押解一女子去見了王主,據說正是後主找尋二十年的蘭夫人之女。」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