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無塵不自在的別開了眼,對著謝清源軟下了聲音來:「走吧走吧。」

謝清源收斂了笑容,倒是沒有直接的拒絕了:「但是現在不是宗門用飯的時間嗎?」

冀無塵見謝清源似乎有鬆口的樣子,便連忙說道:「都要下山了,去山下的鎮子里吃啊。」

「而且就是要在這個時候走,不然我們怎麼躲過師兄師姐他們的眼睛?」

謝清源聽他這麼說便沒有再拒絕了,冀無塵也鬆了口氣的連忙推著謝清源往他們之前定好了的匯合地點走去。

過去的路上,冀無塵說起來自己今天早課前在勤學殿里轉悠著找謝清源的事,「我找來找去都沒找到你,不過也可能是太大了,所以沒看到你……我都不知道你住哪裡,這我要是有什麼事找你,都不知道去哪兒。」

謝清源淺淺的勾了勾嘴角,「但是就算不知道,你今天不也還是找到我了嗎?」

「這說明我們有緣,不是說有緣千里來相會嗎?」冀無塵隨口說道。

謝清源就趁著這會兒岔開了話題,沒讓冀無塵繼續詢問有關他住處的問題。

走了沒多久,謝清源遠遠的就看到了五六個站在一塊兒說著話的少年人。

他們看到冀無塵過去便抬起手來揮了揮手打招呼,而等到謝清源跟著走近過去之後,那群人更是一個比一個的驚訝。

謝清源對他們點了點頭,算是打了招呼便結伴一起趕緊往下山的路走了去。

路上,謝清源隱隱聽見了他們特意壓低聲音后的議論。

「等等,他也是新入門的弟子嗎?」

「是的吧……冀無塵不是說是的嗎?」

「但是這氣度怎麼看都不太像啊……」

「可能只是之前沒有見到吧,你看著吧,就他這個樣貌,沒幾天名聲就會傳到我們耳朵里的。」

「也是。」

冀無塵清了清嗓子,提醒不自覺間聲音變得明顯了一些的議論聲。

隨後,他又不自覺的貼到了謝清源的身邊,「等會兒你想吃什麼?我倒是知道山下有一家的金蟾玉鮑這道菜做得不錯,要去試試嗎?」

謝清源看了眼和他們一同走著的其他人,「你朋友他們呢?」

「不管他們,他們有自己想去的地方。」說著冀無塵又道,「不過你不一樣,你是我拉著來的,所以我要對你負責。」

他坦坦蕩蕩的,也根本不覺得自己話里有容易讓人誤會的意思。

謝清源似乎也沒有察覺到一般的點了點頭,對冀無塵淺淺的笑著應道:「好啊,那就去試試。」

※※※※※※※※※※※※※※※※※※※※

十二點前還有一章,為了趕字數上榜QAQ

——2021.07.07感謝在2021-07-0623:38:30~2021-07-0718:57:30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瑪麗小怪獸2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鋼之鍊金術師10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 如今的此時此刻,這個蘇錚和蘇夢在談及自己的家族的時候,可以說紀委的嚴肅,由於最近這些年裏面蘇家多次面臨馮家和歐陽家族的打擊,所以這時候的蘇家可以說越來越艱難,儘管很多人在這時候也同樣一直覺得這個蘇家其實其實上非常的強大,依然是薊州城裏面三大家族之一,不過如今蘇的難處或許只有蘇家自己知道。

如今的蘇錚和蘇夢在心中極為的傷感,要知道他們畢竟是蘇家在未來的繼承人所以他們在今後可能要面臨着非常大的危急,這種危急對於他們來說可以說完全無法想像的,今後隨着這些家族之間的競爭進一步加劇,蘇家可能會繼續面臨更大的困難,所以這時候蘇錚作為今後蘇家未來的家主,肩膀上所面臨的使命完全不是普通得弟子可是想像到的。

還好,這時候的這個沈建幾乎完全可以讓自己的精神狀態保持最為良好的狀態,所以,以至於土炕他在聽說蘇家最近這些年的情況之後,自己依然能夠保持着非常清醒的判斷力。

此刻沈建從蘇錚和蘇夢口中所說的話中,能夠感覺到深深地氣憤以及無奈。

然後,蘇錚繼續說道:「沈建兄弟,如今你應該知道,如今馮家對於我們蘇家的打擊有多麼的大,如今我們蘇家的那些產業在縮水,就是因為馮家的一次次的狂猛攻擊,以至於我們蘇家一直都處於措手不及的狀態。」

根據如今蘇錚的判斷,如果這種失衡狀態要是一直持續下去的話,把今後的蘇家可以說會非常的危險,很可能捉急被馮家和歐陽家滅掉也說不定。

所以說,如今當沈建向著蘇錚和蘇夢兄妹兩個提起這個最新發現的礦產資源,讓蘇錚和蘇夢兄妹兩人的心情十分的激動,因為這時候的他們當然會知道,按照如今沈建的意思,這片巨大的礦山既然能夠讓洛水鎮洛家這樣的小家族成長到如同馮家那樣規模實力的家族,那今後這片礦山一旦落入他們馮家之手,那對於這時候的這個蘇家的威脅必然會越來越大,然而當這片礦山被蘇家所得的話,那今後對於蘇家的發展來說當然是十分有益的,如今的他們可以說完全可以通過這一片礦山,讓自己如今的實力越來越強,從而彌補最近這幾年蘇家的頹勢。

不過,此時此刻讓蘇錚和蘇夢這兩兄妹完全沒有想到的是,不僅僅是這一片最新發現的礦山,讓他們覺得不可思議,同時沈建如今實力上的巨大提升依然有他們兄妹兩個人始料未及的。

要知道在幾個月之前,蘇錚和蘇夢他們兄妹兩個人,剛剛認識這個沈建的時候,當時沈建的修為實力其實並不是特別高,也僅僅處於武體境練氣階段而已,然而僅僅幾個月時間過去了,沈建的修為境界以及作戰實力竟然達到了突飛猛進,從武體境的十二重天一直進行到如今武魂境三段,戰鬥力更是強大的讓他們無法想像,他們甚至覺得或許再過一段時間,這些武魂境中期的這些武者到那時候也同樣不是這個沈建的對手了。這種事情根本就超出了他們這些人的認知,要知道普通的一名武者即便是達到武魂境之後,提升一個小境界,往往也需要大半年的時間,然而沈建卻僅僅兩個多月的時間就能夠提成四五個小等級,這是完全沒有想到的事情。

而他們還有一件事情完全沒有想到,就是沈建的身上竟然有非常多的丹藥,他們在此此刻當然無法想像到這些丹藥是被沈建煉製而成的,這類丹藥不僅僅對沈建目前幫助很大的,同時對於他們所在的蘇家的幫助也同樣的很大,因此他們蘇家如今已經一定程度上將希望寄託於沈建的手中。

他們知道在洛紫嫣身邊的兩位護衛,洛家的洛寧和洛飛兩個人,目前修為境界武魂境一段狀態,如果按照他們以前的認知,沈建應該還僅僅處於武體境才對,論實力應該是完全不是洛飛和洛寧的對手,然而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當時沈建的修為境界,竟然一下子提升到武魂三段,擊殺這個洛飛和洛寧幾乎是毫不費力。所以這時候他們兄妹兩個在沈建的身上竟然看到一些希望,如果沈建今後能夠實力強大一些,或許對於他們蘇家今後的發展是非常有益的。

這時候服裝竟然緊緊的握住了沈建的手,然後對沈建一刻的問道:「沈建兄弟,你可曾知道那一天礦山的具體位置?」

「我當然知道那邊礦山的具體位置,不要着急,到時候我會帶着你們去那一片礦山,然後我們就可以聯合在一起,發揮最大的實力去佔領那裏的妖獸佔據那些礦山,我估計如今的洛家既然沒有動手,應該是等待着馮家高手的降臨,而幫助洛家的馮家的高手居然也沒有到,這樣對我們同樣是非常有利的。等兩天之後,他們就會去往那一片礦山,因為那一天礦山當中有非常多的妖獸,這片礦山之上的妖獸的實力雖然不是特彆強大,不過對於武魂的武者來說要是想要將它們這些妖獸完全擊殺的話也是要耗費一些功夫的,所以也同樣有一定的難度的。我今天去了一趟那一片礦山,裏面有非常多的妖獸,其中這些妖獸裏面二階前期的妖獸多一些,不過也有很多的妖獸的血脈實力已經達到了二階中期,二階後期的妖獸我當時沒有看到,不過我估計肯定有,否則,馮家和洛家不可能派出武魂境後期的高手前去應戰。據洛飛所說,他們請來的馮家的高手修為實力就已經達到了武魂境七段,這次馮家和洛家對這一片礦山勢在必得,而且由於洛家和馮家聯姻的緣故,這一片的礦山的開採權利應該完全給予了洛家,而馮家將那一片礦山打下來,也必然不會參與開發和管理,只不過會收取一定的順供奉,比如說,我們馮家需要一些礦的時候,洛家能夠提供給他們就可以了,而這邊礦產資源的所有權,將會被洛家牢牢的把控,如果這件事情咱們不加干預的話或許等洛江這邊礦產資源完全利用起來的時候,或許對於我們是極為不利的,要知道洛家如今是馮家的附屬,而洛家今後如果真正發展起來的時候,比如說發展成為如同三大家族這樣的家族的時候,他們必然和馮家是一條戰線,這樣一來馮家洛家歐陽家三大家族將會一起對付咱們蘇家,到時候對蘇家的發展必然會十分的不利。」

聽了沈建這些話,蘇錚點了點頭,他當然知道這片礦山對於家族發展多麼的重要。如今一旦洛家和馮家的計劃得逞,蘇家在馮家和歐陽家的聯合打壓之下必定會越來越被動。

如果現在的蘇家不是那些氣府境的老傢伙支撐的話,或許馮家和歐陽家早就對蘇家發起了致命一擊,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他們不敢和蘇家撕破臉皮,就是因為這家如今家主和幾位長老的實力還算不錯,即便他們將蘇家滅掉,他們也會損兵折將,這樣一來對他們也是同樣非常不利的。他們需要等到最後蘇家的實力進一步削弱,而他們馮家的實力進一步增強的時候,達到一定的地步必然會向蘇家發起進攻,估計這最近這些年不會發生這些事情,不過或許在十年二十年之後我們年輕一代成長起來之後,到了那時候蘇家必然會越來越弱小,那時候馮家必然會對我們傅家發起致命的一擊,所以說如今的蘇家,還是非常的危險的。」

沈建聽了蘇錚的話不進點了點頭,他當然知道如今的複雜形勢非常的危險,不過他也沒有想到竟然會想到如此的局面,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如果之後他們能夠將這個礦山牢牢的佔領的話,以後,蘇家用這些資源必然能夠更多的錢財去購買功法和丹藥,武者這樣一來在實力上必然會有更大的提升,而那時候起蘇家實力也必然會不斷的增強。

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這片礦山一旦被蘇家佔領之後,一直要派出高手來進行守護,否則的話,即便這片礦產即便被蘇家這些人搶奪在自己的手中,也必然會遭到馮家和歐陽家族聯手搶奪,到了那時候,到手的肥肉,或許又被馮家搶走,那可就是一件得不償失的事情了。

「沈建兄弟,你一定要帶着我們這邊蘇家人前去那一片礦山,我們要先下手為強,然後把那邊礦山奪過來,我們必然會派出家族的高手去執行這一件重要任務。如今我們蘇家要想發展壯大,必須要加強這一片礦山搶奪過來,否則的話,我們蘇家本來就弱勢,資源也在進一步的縮水,如果我們再不去儘力的獲取這些新的資源的話,以後我們不是沒有滅亡的可能,要知道馮家的野心是非常大的,他不僅想要滅掉我們蘇家,甚至想要滅掉歐陽家,因此這件事情我們卻不可掉以輕心。」蘇錚說話的語氣非常的急迫,顯然巴不得現在就衝到那一片礦山,從而讓蘇家把那一片礦山據為己有。

「這件事情,我非常着急,而且件事情我自有安排,到時候我會帶一些蘇家的高手去執行這件任務,而且這些來執行任務的這些高手的實力必然也會達到武魂境中期的多一些,當然也同樣會派出武魂境後期的人來壓陣。這樣,我就帶着那些蘇家的兄弟們一起去礦山進行攻擊。這是一個非常好的辦法。」蘇錚說道。

「不過我還有一種更好的辦法,不知道蘇錚老兄,有沒有興趣?」沈建問道

「當然有興趣了,咱們現在也不是外人,你有什麼話就直接對我講吧,如今咱們都是自己人,我想聽聽沈建老弟有什麼高見。」

「這件事情我們還是先不動手,先讓馮家和洛家這些人先動手。」沈建說的

「為什麼這麼說呢?如果讓他們這些人動手,那礦山豈不是要被他們這些人了么?」蘇錚不解地問。

「那裏的妖獸,雖然實力並不是特彆強,但是數量上卻非常的多,任何一個家族如果向那次妖獸發起攻擊的話,必然都會暈倒一些損失。如果讓我們蘇家長對礦山發起攻擊,儘管能夠完全擊敗趕走那些妖獸,不過我覺得這樣做非常的沒有必要。依我看不妨先讓馮家和洛家先下手,等他們能夠完全將這些妖獸驅逐出去的時候,他們必然也會損兵折將,在他們傷勢很重又沒有恢復的時候,我們就可以向他們發起突然襲擊,以逸待勞,這樣我們就可以佔到非常大的便宜,佔據漁翁之利,你覺得這樣做怎麼樣?」沈建對於這件事情顯然做出而非常周密的打算。

聽了沈建的話,蘇錚竟然用力的拍了一下大腿:「好,既然這樣就這麼定了,我一會兒用信鴿給給我家族老爹寫一封信,讓他派出一些實力達到武魂境中期的武者,然後,咱們薊州學院這邊,也同音派出一些武者在一起的礦山的協助作戰,你覺得怎樣?」

聽了蘇錚的話,沈建點了點頭說道:「好,那既然這樣我們就這麼辦,我就看看如今這個馮家和洛家,是個什麼態度,讓他們發現自己拚命得到的這個礦山卻落於我們之手的時候,他們會不會急得哇哇大哭。

「哈哈哈哈哈——」

此刻聽了沈建的話,蘇錚和蘇夢哈哈大笑。

那一夜,沈建和蘇錚以及蘇夢兄妹一個勁的暢聊,他們竟然聊了一個通宵也不覺得困,但他畢竟是武者,而且實力都達到了武魂境,所以說他們的體力和精力是非常旺盛的,如今即便是不吃不睡的情況下,也能同樣維持很長的時間。同時由於他們一直惦記着如何能夠真正的得到這一片礦山,所以此時此刻的他們,頭腦之中可以說非常興奮,哪裏能睡得着?他們如今就等著接下來的這一戰了。。 郎欣瞪大了雙眼,難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被白色罡風纏繞的郎君山,滿是駭然。

她不敢相信,剛才還是他們兄妹佔據優勢,可這一轉眼,戰況急轉直下,大哥居然被困了。

這時,又是一聲慘叫之聲,白色的罡風消失不見,郎君山倒飛了出去,重重摔在了地上,手中村正妖刀也脫手而飛,渾身上下出現了數道滲著鮮血的傷口。

「大哥!」郎欣立刻上前,扶起了郎君山。

「快逃!快逃!」郎君山意識到了勝村的可怕,立刻拉着郎欣轉身逃跑。

可就在這時,勝村縱身躍起,隔空朝着妖刀村正一抓,一股無形的力量閃爍出現,妖刀飛起,筆直的落在了他的掌心之中。

就這樣,勝村從天而降,手中村正妖刀隔空劈下,一道黑紫色的斬擊轟然朝着兩人落下。

郎君山回頭看了一眼,一把推走了郎欣,抬起玉化雙臂進行格擋。

噗嗤……

沉悶的聲音中,血濺當場,郎君山仰天慘叫,雙臂竟直接被妖刀斬斷,掉落在了地上,鮮血從傷口的主動脈處汨汨流出。

郎欣看傻了眼,驚恐萬狀的看着渾身浴血的勝村,那個傢伙現在看上去,就好似一尊披荊斬棘的戰神一般,讓人震撼,內心深處戰慄。

就在郎欣的目光之中,勝村額頭上的白色眼睛,再次發出了一道白光,這一次,白光直接穿透了郎君山的胸膛,使得他悶哼了一聲,連連後退幾步,勉強穩住身體。

郎君山雙臂大展,雖然沒了手臂,滿身血跡,可他還是回頭對着郎欣吼道:「快走!」

郎欣這才回過神來,害怕的渾身發抖,緊緊一咬牙,轉身朝着黑暗之中狂奔而去。

勝村提着妖刀村正,慢慢走到了郎君山的面前停下,他冷眼盯着郎君山,開口說道:「郎君山,你還有什麼遺言嗎?」

「沒有,看樣子,是風輪眼,沒錯吧?」

「你知道的還不少。」勝村三目高舉妖刀,村正在月光下寒芒一閃,在郎君山的胸口,留下了一道交叉的傷口。

郎君山再次後退幾步,同時勝村三目拿出了一張空白卡牌,單手結印道:「收!」

登時,郎君山渾身抽搐,周圍白煙泛濫,化為一道白光,被空白卡牌收納其中消失。

到此為止,勝村三目才完全放鬆下來,額頭上的風輪眼也就此閉合,雙腿更是一軟,癱坐在了地上,大口喘著粗氣,手指發抖的給唐悅撥打電話過去,必須要她們來支援了,他已經到達極限了。

手機接通之後,勝村三目用殘存的力氣說道:「我在菜市場這邊,動不了了。」

話了,他眼睛一黑,歪頭昏死了過去。

半個小時之後,所有人都回到了住處。

朱邪唐悅和顏傲雪,三人站在門口看着床上重傷的兩人,眉頭緊皺。

「到底是怎樣的妖怪,能讓勝村重傷,也太恐怖了點。」朱邪小聲說道。

「還不清楚,倒是你,在哪裏找到的梁偉?」唐悅回頭詢問。

「你們沒看到APP的信息?」朱邪奇怪,唐悅和顏傲雪紛紛搖頭,自始至終,除了碰到狐妖之外,APP沒有任何提示,更別說信息了。

這時,典藏書妖從兩人身邊飛了起來,展開空白頁顯示:「勝村三目的傷勢很重,傷勢未好又添新傷,經脈似乎還堵塞了,朱邪,用你的眼睛看看。」

「我的眼睛看看?我看啥?」朱邪發問。

典藏書妖:你可以看到那根經脈的問題,這時你水輪眼的特殊能力!

看完典藏書妖的解釋,朱邪皺起了眉頭,還記得昨天早上,他的確看到了暈倒的老大爺身上的筋脈問題,這就是所謂水輪眼的效果?

「他居然是水輪眼?」唐悅吃驚的看着朱邪問書妖。

典藏書妖:是的,如果我所料不錯的話,朱邪擁有水輪眼,勝村三目是風輪眼。

「居然是五輪眼之一的水輪眼,你還真讓我意外。」

朱邪對這些說辭完全一臉懵逼,根本不明白他們說的是什麼,好在,好奇寶寶不止朱邪一個人,顏傲雪更加好奇。

「唐悅姐,什麼是五輪眼?」

「五輪眼,是特殊的眼瞳,需要達到某種程度才可以激發出來,分別為風、水、氣、血、肉五輪,五輪眼每一種眼睛都擁有特殊的力量。」

「這麼吊么,朱邪你好吊啊。」顏傲雪回頭驚嘆道。

朱邪撇了撇嘴巴,這玩意他是第一次聽說,撓頭說道:「我試試看吧,也不知道怎麼用。」

言罷,朱邪來到兩人的跟前,默默運轉自身的炁,把炁都順着經絡調度到雙眼之中。

霎時間,眼中真的出現了變化。

那梁偉身上經脈都是白色的,代表着經脈都非常通順,沒有堵塞,只要休息就能痊癒。

可是勝村三目不一樣,他身上的有一條脈絡是有問題的。

朱邪指著勝村腹部的位置說道:「這裏有一條脈絡是紅色的,堵塞著。」

「那是足少陰腎經,朱邪,我們看不到,你運氣看看能能通順他的脈絡。」唐悅說。

「哦。」朱邪點了點頭,再次運轉體內的炁,右手放在了生存的腹部,開始輕輕揉動。

還別說,效果真的明顯,朱邪都吃驚的瞪大了雙眼。

他的眼中,那本來不通暢的足少陰腎經,在他幾下運氣揉搓之後,竟然開始緩緩流動了,他也不多言,繼續揉搓著,連續幾次之後,脈絡通暢了虛多。

他繼續揉搓,大概有十分鐘左右,這條在他眼中紅色的脈絡,變成了白色,徹底通順了。

「好了,他應該沒事了,養著就好。」朱邪起身拍了拍手。

「哼。」唐悅輕哼了一聲,她非常羨慕朱邪,這傢伙居然可以做到這樣的地步,而且身兼水輪眼,真是羨慕死了!

「休息吧,我已經聯繫了師兄,明天白天師兄會派人過來幫咱們,不用太擔心。」唐悅說着,拉着顏傲雪轉身進了卧室。

朱邪無奈的笑了下,回到客廳的沙發上盤坐下來,拿出了手機。 程家人的血搞定后,接下來幾日,為去即空道做準備,離傾又教了葉湛一些可以簡單使用的劍法和術法,沒想到葉湛比她想的還有天賦許多,幾乎教他一遍,便能絲毫不差地重複出來。

「乖徒兒,我已經迫不及待想知道你靈核修補好,有多厲害了,不過……」離傾頓了頓,「你作為我的徒弟,定要心濟蒼生,不能濫殺無辜。」

見葉湛天資卓越,除了欣慰外,離傾多多少少還是有些擔心的,怕葉湛走錯路,再次變成那個大魔頭,總是忍不住時時敲打他一番。

葉湛擦了擦額上汗水,對離傾露齒一笑:「徒兒定謹記師尊的教誨。」

隔日,離傾就帶着葉湛和銅鏡下山了,怕小白去了山下又搗亂,於是獨留下了她守在落九天。

離開那日,離傾又見了一場讓她起了一身雞皮疙瘩的痴纏告別。

「葉湛,你以後如果有了喜歡的人,便離我遠一點,免得我膩味。」離傾搓了搓手臂,煩躁地說。

葉湛臉紅了一下,難得有些結巴。

「我……我不會有喜歡的人的,我這輩子就留在師尊身邊。」

未想,離傾卻會錯了意。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