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稀能聽到他用語無倫次的聲音,在電話里要求準備兩個,男孩女孩都要一個。

這個傻子。

霍司星也洋溢著幸福的笑容,看向了自己的肚子。

隨後三天里,霍司星並發現,這個男人開始化身為了未來的超級奶爸,她不能出去病房,他就每天出去外面大包小包的買回來。

不是嬰兒的衣服,就是各種嬰兒的生活用品。

都快要把病房給堆滿了。

這是真是……

當最後看到連奶瓶都被送貨員搞了十幾個回來時,霍司星決定,等這混蛋回來了,她一定要好好罵他一頓。

有錢,也不是這麼花的。

可這天,霍司星在病房裡一直等到了太陽都落山了,這個以往都會很早就回來的男人,依然沒有看到他的身影。

怎麼回事?

這是買東西買上癮了?都忘記回來了?而且,打電話還一直佔線。

霍司星有點生氣了,她打開了病房門。

「大小姐,你不可以出去的。」

病房外,依然是喬時謙安排的那個黑衣人,看到她要出去后,馬上,他就在外面禮貌的攔住了她。

霍司星氣得直跺腳:「你放心,我不會跑的,我就只是去看看,那臭男人為什麼還沒有回來?天都黑了。」

「……」

黑衣人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終於表情有所鬆動。

「這樣吧,大小姐,我出去找一下,先讓秋山君過來。」他居然要先把喬時謙給叫過來。

霍司星要氣死了。

但最後,喬時謙還真就過來了,而他一來,這黑衣人也就走了,去找神鈺。

霍司星怒容滿面盯著外面這個坐在輪椅里的男人,一時心情惡劣到了極點。

「你不用這樣看著我,你要是真想出去,我也不攔著你,但你要想清楚,如果他回來了,聽到孩子又有事了,他會怎麼樣?」

「……」

足足過了五秒!

這女人才盯著喬時謙破口罵了一句:「人渣!」

然後她「砰」的一聲就回去病房,把門緊緊關上了。

這就是他們姐弟到目前為止的相處關係。

按理說,他們在經歷了他為了幫她差點送命,而她為了救他,差點也沒了這孩子,這樣的關係下,應該是會有所緩和的。

可詭異的是,沒鳥用。

兩人再次活著相見,居然還是這副你看我不順眼,我看你也氣不順的狀態。

好在,黑衣人出去后,沒過多久,就把神鈺給找回來了,兩人從醫院門口進來,上了這個住院區,喬時謙聽到腳步聲回過頭一看。

東西呢?

不是說出去買嬰兒用品才這麼晚嗎?

他盯著這個男人空空如也的兩手,薄薄鏡片后的雙眸微微眯了一下。聯合國的國際原子能機構準備對MSF進行核能視察。

這是在又過了一段時間,謝元再島上聽到一件相當有意思的事情,原本是被「秘密」儲藏的H彈突然被擺到了檯面上。

斯內克和卡茲很快就將情況彙報給鷹醬國的聯繫人,可後者的回復卻顯得很耐人尋味:只需要讓糾察團覺得乾淨清晰,就可以了。

《諸天執行者:從看門狗開始》第165章糾察事件發生假道伐虢的可能。 ,

第691章

林洛嬌,也有早起的習慣。

白領女總裁,挺拼的。

每天早上五點半,起床。

沒時間像宋先生、宋夫人一樣,去江邊晨跑。

就在那邊別墅健身房,跑步機上跑一下步行了。

一邊跑,一邊整理一天的思路,也是一種工作的方式。

但今天早上,林洛嬌起床就收到了郵件。

像昨天早上一樣,收到的是宋先生的郵件。

她來不及跑步,馬上查看。

宋先生的工作安排,必須要聽。

電腦打開一看,林洛嬌哭笑不得,心都緊了,還有點急了。

她馬上洗漱,收拾一下,出門來找宋三喜。

二樓,先生一身運動裝。

開着落地窗,一點不怕初春寒意料峭的早晨。

體健,帥氣,一身陽剛。

笑容,燦爛而親和。

林洛嬌心頭,都動了動。

但,馬上收心。

我算什麼呀?

帶着兩個女兒的寡婦,干好自己的本份工作行了。

怎麼能亂想這些啊?

宋先生有家庭,還很穩定。

夫妻倆,都是好人啊!

她點頭回應,笑了笑,急速上樓。

進了這邊二樓健身房,宋三喜一邊擦著汗,一邊從跑步機上下來。

「洛嬌,看樣子,真有事啊!」

宋三喜微笑着,在休息皮凳上坐下來。

一邊說,一邊喝淡鹽水。

林洛嬌坐到他對面的凳子上,表情是有點焦憂。

「宋先生,你做的很多決定、決策,洛嬌都全力以赴去執行。」

「事實證明,你是對的。項目有眼光,有前景。」

「生態農業這樣的項目,我也贊成。畢竟,崔老那邊的小農場,讓我們嘗到了純天然的健康味道。」

「但是,宋先生」

林洛嬌說着,頓了頓,一臉苦笑,「咱這個今天要去辦理的容喜生態農業,經營場地,能不能別設在蒼南採石場啊?」

宋三喜笑笑,「嗯,你說。」

「那地方,你用衛星遙感地圖計算出來,216188畝,應該是準確的。」

「可那地方,要平整場地,得費多少機械投入啊?」

「放養土雞土鴨土鵝和牛羊,也太難管理了。光打圍牆,都是巨大的開支。」

「那裏全是石頭荒灘,沒有什麼土壤,長的就是雜茅草、灌木,根本不利於養殖。坑窪不平,畜禽排泄物污染會很大,很難處理。」

「外面又是一條河,更不利於管理的。再說了,採石場,老百姓叫鬼石場,非常不吉利,從古到今,死了多少人在那裏啊!這也太」

林洛嬌搖頭連連,一臉的苦意。

宋三喜笑笑,喝口淡鹽水,「所以啊,我才要去那裏拿地啊!農業項目是假的,拿地是真的。這,還是跟朝霞投資有限公司學的。」

林洛嬌驚震,微掩紅唇,聲音都提高了,「宋先生,你還指望,在那一帶搞商業開發嗎,比如樓盤、商超什麼的?這不行,這真不行,根本沒有市場啊!民間老百姓,中海人,誰不知道那地方,太不幹凈了啊!」 此言一出,洪曉濤面色微微一變。

閔文靜不僅是陳天龍的朋友,還是陳天龍的初中同學。

而且,她是閔家的大小姐,不從事商業,只會注重個人感情,不會過於注重和洪勝國交惡所產生的利益損失。

如果閔文靜今天真要幫陳天龍,那他非得灰溜溜離開了不可。

「既然閔小姐都出面了,那我也沒什麼好說的了。」

洪曉濤倒也不是不撞南牆不回頭的蠢貨,連閔文靜都站出來了,他要是死磕下去,對父親洪勝國只有壞處沒有好處。

「只是……」

但洪曉濤又偏偏咽不下這口氣,他冷冷地瞥了陳天龍和陳穎兒一眼,道:「只是今天這件事情還不算完,咱們走着瞧!」

說完,洪曉濤便冷哼一聲,撥開人群離開了這場酒會。

鄧紅燈也擦了擦臉上的血,低着腦袋,灰溜溜地跟了出去。

他已經得罪了那麼多大人物,要是再不將洪曉濤這條大腿抱緊,那自己的付出不是付諸東流了?

跟着洪曉濤離開酒會,來到尤家別墅外面后,鄧紅燈立馬嘆了口氣。

「洪少,這件事情怎麼辦?難道……咱們就這麼算了?」

「算了?」

洪曉濤眼中掠過一抹濃濃的怒意,道:「陳天龍當眾羞辱我,又害得我堂堂洪大少灰溜溜地離開,這事兒能就這麼算了?」

鄧紅燈皺眉道:「可是……閔家那裏……」

「哼。」

洪曉濤冷哼道:「姓陳的和閔文靜,只是初中同學而已,你和初中同學關係能有多好?」

「今天大家都在,閔文靜礙於面子和交情,不出面不行。你以為過了今天,閔文靜會像保護家人一樣保護陳天龍?想什麼呢?」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