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最讓她出乎意料的還是歲景煦的社交能力,本以為他走的是「禁慾路線」,拒人於千里之外是常規操作。

沒想到啊沒想到,她搖著頭嘖聲:「歲景煦啊,你還有多少驚喜是『朕』不知道的。」

他居然一上場就和別的男生聊了起來,擦肩擊掌的,就像是在學校籃球隊一樣自然。

但真正打起來的時候,倒是不留情面,這一場全靠他和隊友帶,她才享受了獲勝的滋味。

「噗!」林驚羲吐出一口熱水,燙得她舌頭都要捲起來了。

她吐著舌頭往外散熱氣:「歲景煦你個大豬蹄子,非要我喝熱水!」

話音剛落,她身旁路燈的光影被一個身影遮擋:「你是豬嗎?」

歲景煦坐到她身旁,額頭上沒擦乾淨的汗珠往下掉,他的聲音還帶有一絲性感的低喘聲,和籃球砰砰的落地聲像融合,裹挾青春的少年氣。

林驚羲不禁想到他踩着自行車帶她去醫院那個夜晚,她所有關於青春的記憶都無比單調,可為什麼,現在又像青春才重新開始?

「這樣,不就剛好能喝了?」

她微怔之時,歲景煦已經遞了一瓶礦泉水過來,她「哦」了一聲,接過溫熱的礦泉水,已經被他兌好了。

其實,他還挺細心的……

嘴唇剛碰到瓶口,林驚羲頭頂就蓋上了一塊一次性毛巾,她「哎呦」一聲,鼓著一張紅臉盯着歲景煦看。

「休息十分鐘,一會再打半個小時,我就送你回家。」

「歲景煦!你當體測呢!」

他也太狠了,這是解壓,還是搞體能訓練呢?

。 為此,她更加感激宮玉了。

想起母親也沒新衣服,她還買了兩匹布,準備拿回去自己做。

宮玉的臉上有膿包,用不了胭脂水粉,路過胭脂水粉店時,她心下一動,給夏文桃買了一套化妝用品,夏文桃拿在手裏,高興得嘴角都快咧到耳根子了。

一套質量差不多的化妝用品六兩銀子,即便她想要,也是一輩子都買不起的,沒想到宮玉居然對她那麼好。

忙了大半天,累了也餓了,剛好路過包子鋪,宮玉直接就買了十幾個包子。

夏文楠覺得夏文桃的那些胭脂水粉還沒這些包子有用。

看夏文桃一直樂,他直男癌發作,道:「那東西又吃不得,你犯得着高興成那樣嗎?」

夏文桃面含笑意道:「你不懂。」

女子愛美的心,男人確實不會懂。

說話中走到城門口,幾人還在有說有笑的,一個守城的士兵冷不防攔住宮玉。

「你,站住!」

那士兵伸出手臂,面色嚴肅地盯着宮玉臉上的面具。

宮玉將注意力轉移過來,納悶道:「怎麼了?」

那士兵道:「光天化日之下,你何以戴着一個面具?」

哦!原來是為這事啊!宮玉還以為他們是在查刺納國的細作呢!

宮玉微微一笑,「想知道我為何戴面具嗎?你跟我來。」

把那士兵帶到一邊,她背對着來來往往的路人把面具摘下來給那個士兵看。

那士兵從沒想到她的臉上會長了那麼多醜不堪言的膿包,頓時噁心得嘔吐。

宮玉瞧他嘔吐的樣,戴上面具,不爽道:「有這麼嚇人這麼噁心嗎?真是誇張。」

那士兵擺手,「走,走,趕緊的走。」

那張臉他可不想再看第二眼了。

宮玉嗤之以鼻道:「就你這德性,祝你娶不上媳婦。」

說罷朝夏文桃幾人走去。

夏文樺深邃的眼眸不懷好意地看她。

宮玉心情正不爽,沒好氣道:「幹嘛?」

夏文樺似笑非笑地摸摸高挺的鼻樑,失口否認:「沒幹嘛。」

宮玉咬咬牙,「夏文樺,早晚我得揍死你。」

臉上長膿包,她都已經很悲哀了,好吧?這渣男咋的還沒同情心呢?

劉大爺的牛車在城門前面的官道上等著,宮玉幾人買的東西堆在上面,堆得高高的,都快堆滿了。

幾人過去后,劉大爺就從牛車上下來,拿繩子把幾人手中提着的東西再捆綁上去。

「買這麼多東西,得花不少錢吧?」劉大爺隨口問。

夏文桃揚眉一笑,「是花了不少錢呢!」

「真好,有錢買這麼多東西。」

劉大爺不是刨根究底的人,雖然對夏家發財的事好奇,但也知趣地不追着人家問。

宮玉看看城門那邊,問道:「劉大爺,王彩蓮和荷花還沒來嗎?」

劉大爺道:「來了,她倆在你們前面就買好東西了,看車上堆了許多東西,她倆說看時間還早就先走着回去了。」

牛車上堆了許多東西,別說是坐不下王彩蓮和荷花了,就連夏文樺和夏文楠都沒法坐。

二人只好跟車走。

劉大爺坐在前面趕車,為了讓牛車穩當一點,他趕得相當的慢。

因此,那牛車的速度也跟夏文樺和夏文楠走路的速度差不多。

早晨出門,劉大爺一般只帶兩個乾巴巴的窩窩頭或者是餅子出來啃,節省得連一個銅板都捨不得花。

宮玉的布袋裏還有幾個包子,直接拿兩個給他。

劉大爺受寵若驚地拒絕,包子啊!那種稀罕的東西他們可不敢吃。

宮玉道:「吃吧!劉大爺,一大天了,你也挺餓的。」

「我已經吃過了。」劉大爺還在推搪。

宮玉乾脆道:「吃過了也可以再吃,我賺錢了高興,送給你的。」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劉大爺也不好再拒絕。

但他咬了幾口,卻又捨不得吃了,家裏有幾個孫子,個個都沒吃過這種白白胖胖的包子呢!

宮玉不管他,和夏文桃坐在車板的尾端上。

日頭偏西,炙熱的溫度降下來,一路都有涼風吹拂。

奔波了大半天,宮玉困得趴在米口袋上睡覺。

夏文楠走在她的旁邊,看她睡得晃晃悠悠的,好幾次都伸手去想要攙扶,生怕她掉下來。

夏文樺在另一邊望着遠方的巍巍青山,忽然感嘆道:「我發現我今天跟着你們來純粹就是多餘。」

原本他是不想來的,他對進城向來沒啥興趣,是宮玉拿話將他,他才逼不得已地跟着來,沒想到來了后壓根就沒他什麼事。

至於買東西的那些事,夏文楠一個人都能夠處理了。

夏文桃笑道:「二哥,宮玉願意讓你陪着,你就陪着唄!」

夏文樺冷睬她一眼,「那你陪着不也一樣嗎?」

「不一樣,我又不是男人。」

夏文桃不會說話,這話一說就被夏文樺鑽了一個空子。

「那文楠是男人,文楠陪着她也是一樣。」

實在是沒看上宮玉,讓他陪着,他從出家門到現在就沒感覺到自在。

若是能把宮玉推出去,那他一定不會猶豫。

「啊,救命,救命啊——」

「救命啊!求求你放過我們吧!我把錢給你們,都給你們……」

前方,突然傳來兩個女人驚駭的喊聲。

「吁!」劉大爺第一時間把牛車停下來。

宮玉被那喊聲驚醒,抬起頭來與夏文桃幾人望過去。

只見前面相距三十來丈遠的道路上,兩個女人撒腿朝這邊跑,還惶恐不安地邊跑邊喊。

仔細一看,那兩個女人不就是王彩蓮和荷花嗎?

被追得急,她們兩人跑得頭髮都凌亂了。

「怎麼回事?」夏文桃驚駭地張著嘴巴,也是被嚇著了。

在王彩蓮和荷花的身後,四五個勁裝漢子提着刀劍拚命地追。

約莫是看到了劉大爺的牛車,王彩蓮和荷花像是看到了希望,更是加快腳步。

兩人在家裏時常干著農活,不僅體力好,還跑得快,甚至於在這麼着急的關頭,她們也不曾跑摔到地上去。這與那些弱不禁風的大小姐絕對是不一樣的。

「二哥,四哥,救命……」

看到夏文樺等人,王彩蓮撲過來,急得大喊。

。 只見楊平凡給自己施展了一個隱身術,然後快速的一步越出石柱,在剛站定腳步的瞬間又給自己來了一個隱身術,這就是傳說中的神技:一步一隱。

這手絕活相信大多數道士玩家都能施展出來,但是,能夠極大地縮短現形時間,才是評判孰優孰劣的唯一標準。

詳細點說,道士在使用出隱身術后與徹底進入到隱身狀態之間會有一個極短的過度時間。

如果自己想主動解除隱身效果,只需要移動自己的腳步即可,不過,在你移動腳步的過程中,隱身效果並不是立馬就會解除的,而是也會有一個較短的過度時間。

如果還處在解除隱身的過度時間之內,就操之過急地施展出隱身術,那麼這一次的隱身術肯定是無效的,下一瞬間你將暴露在怪物的視野之內。

那麼如果等到隱身效果徹底解除之後再施展隱身術,雖說這樣的操作一定能夠成功,但還是會有一定的時間暴露其身形,因此怪物們就會趁著這個空檔期,又向你狠狠地逼近幾步。

所以說,絕大多數的道士都可以做到一步一隱,但想要做出的極致效果,那就必須掌握好施展隱身術和解除隱身狀態之間的節奏,不巧,楊平凡就是那個能夠做出極致操作的男人。

在鏡頭快放之下,觸龍神視覺中的楊平凡,就像一步一瞬移般的由遠及近,最後一次現身的瞬間,恰恰就停在了那個該死的位置,就是那個觸龍神的範圍攻擊剛好夠不著的位置,接著楊平凡的身影便徹底消失在視野之內。

觸龍神越發憤怒了,但理智上又有一點點怕怕,畢竟自己從來沒有見過如此詭異的一幕,於是觸龍神壯了壯膽氣道:「你這人類怎麼……怎麼神出鬼沒的,你以為你是在拍午夜凶鈴么,告訴你,本龍神可是……可是從小被嚇大的,有本事你出來啊。」

另一邊,楊平凡經過十多次的隱身,終於又回到了眾人之前的位置,因為只有這個地方,才能最遠距離的給觸龍神造成輸出,才能給那三隻還在拚命攻擊的多多加上血。

當然了,三隻多多去圍毆觸龍神,用『拚命』這樣的辭彙,還是有點過了,應該用『悠哉游哉』、『不疾不徐』、『穩如老狗』這樣的詞語才比較恰當。

不管別人怎麼說,楊平凡現在所見到的情況,就是如此。

只見觸龍神的血量已經不足1000點,而三隻多多的血量卻還有四分之三的樣子,差不多也是將近1000點的樣子。

不是說多多的血量只有900嗎?怎麼反而還越來越多了?因為,多多每升一級,其血量上限就會增加60點,而升到了五級的多多,現在的血量上限已經達到了1200點,哪怕此時就用一隻多多跟觸龍神進行單挑,那也一定能穩操勝券。

不過楊平凡並不准備給觸龍神一個公平單挑的機會,要知道獅子搏兔亦用全力,更何況此時觸龍神身周的地面,那開裂得越發嚴重,隨時都有可能破土而出,楊平凡更加不會去冒這個風險。

況且觸龍神已經露出了膽怯的情緒,那麼,楊平凡就更應該將猥瑣進行到底了。

突然,一紅一綠兩波毒粉相繼落在了觸龍神的身上,讓本來好不容易才消失的土黃色皮膚,又重新回到了觸龍神的身上。

「尼瑪,無恥小兒,又躲在本龍神看不見的地方暗箭傷人,有本事你別跑,待到本龍神破土而出之時,就是你是命喪當場之日!」

楊平凡才懶得理這條只會叫囂的老陰龍,一聲不吭的又給三隻多多進行加血,只要保證多多的血量健康,想必,這條老陰龍也蹦沓不到哪去。

隨著觸龍神的血量越降越低,其掙扎的力度也越來越大,地面發出「咔嚓,咔嚓」的碎裂之聲,彷彿下一秒就要破土而出了。

楊平凡明知道自己沒有生命危險,但看到觸龍神散發出如此威勢,才無法避免的開始緊張起來,心中暗暗想到:看來要想個辦法穩一穩觸龍神的情緒了,否則後果就真的不可設想啦。

萬一任由觸龍神這次破土而出,等到下次復活刷新之後便不再受到地面的束縛了,那無疑會給之後的擊殺造成嚴重地阻礙。

稍一思索后,楊平凡橫跨一步,主動從隱身狀態下退了出來,將自己暴露在觸龍神的視野之中,開口說道:「老陰龍,敢不敢跟我打個賭?」

觸龍神也是一愣,這猥瑣的人類突然顯露身形,莫不是又想使詐?不過在好奇心的驅使下,還是試探道:「人類,你可不要在這裡故布疑陣,莫不是在這裡拖延時間?告訴你,不要試圖打這種小心思,本龍神可不吃這一套。」

楊平凡心中一驚:這老陰逼還是這麼鬼精鬼精的,看來不來點實在的東西恐怕還真糊弄不了它,算了,俗話說得好,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捨不得老婆抓不著流氓。

楊平凡查看一下背包中的強效太陽藥水,暗自估算了一下,便做下決定,看來是時候展現真正的技術了。

楊平凡嘲諷笑道:「你這老陰龍,好歹也是個龍族,怎麼一點膽量都沒有,之前你不是一直叫囂讓我出來跟你決一死戰嗎?現在我出來了,怎麼?你反而不敢了?」

觸龍神仔細一想:這人類雖然看上去面目可憎,而且還極度猥瑣,但說出的話還是有幾分道理的,本龍神身為龍族的最帥的存在,沒理由會害怕一個小小人類。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