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強行壓槍制止了某位的昂首挺胸,說:「劇組都打來三次電話了,趕緊洗漱一下過去吧。」

還有迷迷糊糊的冉玉珂這才發現自己居然在會議室睡著了。

她的臉瞬間變得通紅,然後四周張望了一下確定沒人之後,高冷的女神調皮的跑到葉長生的身邊,在他的臉上狠狠的嘬了一口。

葉長生看著她離去的背影,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真是個妖精。」

……

艾弗德這段時間可算是志得意滿。

他發了不止一遍的推特,說著自己這幾天在華夏的所見所聞。話里話外都透著偏見與歧視。

最後還在「不經意」間透露自己當選了漫威影業華夏分公司總裁的消息。

「在我們那一屆,我應該是混的最好的一個了吧。」

艾弗德看著畢業照,沾沾自喜道。

坐在他旁邊的是總部安排的副手——休。

和艾弗德這樣的天之驕子不同,休在漫威工作了已經二十多年。

可以說他算的上是漫威的究極元老了,只不過這麼多年了,他也才混到一個分公司副總裁的職位,還比不過艾弗德這個關係戶三年的混日子。

」總裁先生,我覺得我們現在應該準備一下新劇本的落實事宜了。「

休板著臉,一臉嚴肅的看著玩世不恭的艾弗德。

艾弗德不屑的笑著說:「放鬆我的副總裁先生,你知道你為什麼在漫威工作了這麼多年,還是一個副總裁嗎?那全都是應為你那種嚴肅的臭臉。」

漂亮國人說話的方式華夏的不同,他們話里話外都透著一種非常自負的自我,絲毫不懂的謙遜是怎樣的一個詞。

休已經習慣了這個董事兒子公子哥的桀驁不馴。

老闆安排自己來當下手,無非就是想要靠著自己來幫他兒子貼金造履歷,以便更好的在以後接手漫威。

「我這張臭臉讓我安安穩穩的為漫威工作了二十多年,你也不是第一個說我嚴肅的。但,我們確實該工作了。」

艾弗德不耐煩的擺了擺手,說:「工作的事你去就好了,我現在只想見見那個叫什麼……對,嫦娥的人。對了,我的副總裁,你知道她的消息嗎?」

休想了一會,說:「那位出色的華夏女演員好像是叫玉珂冉,好像是長貞影視的首席演員,你可以去那看看。」

休這次沒攔著也是有自己的想法。

早在漂亮國的時候,他就從演員斯坦那裡知道了葉長生這個人,也對他的手段略知一二。

所以休是這次漫威來華團隊里最了解也是最熟知葉長生手段的一個人,讓艾弗德親自去找冉玉珂,無非就是讓這個公子哥去碰碰葉長生的霉頭罷了。

有個時候這種大少爺就是缺社會的毒打。

挨過幾次教訓之後他們才會變得成熟。

……

冉玉珂今天的拍攝項目正好是在長貞影視自己的影視基地里,所以當葉長生想要看冉玉珂拍戲的第一現場時,直接下樓走幾步路就能看到。

今天她的戲是一個東方不敗和令狐沖的對手戲。

早在上個世紀末,香江那邊就有一個知名女演員將東方不敗這個人物打上了標籤。

冷,艷,颯,豪。

這四字,缺一不可。

不得不說在演技方面,冉玉珂確實還是比不過那些老牌明星。

她所演的東方不敗還是缺少了一點點豪氣。

但是很多時候,能力的不足是可以靠其他因素來彌補的。

就比如現在的冉玉珂,雖然她所飾演的東方不敗缺少了那種大位之上的豪邁,但其他三種氣質被她表現到了極端。

所以一場戲下來,在場的所有人基本上都是鴉雀無聲,生怕吵到了冉玉珂的發揮。

也怕吵到大家一起欣賞冉玉珂的絕美身姿。

葉長生就這麼看了半個多小時,冉玉珂才拍完那場戲。

正當葉長生想要偷偷離去的時候,身後的路上就傳來一陣非常囂張的汽笛聲,在它的背後,還有保安的哨聲。

「站住,這裡不準進。」

幾個保安跟在葉長生同款座駕庫里南的背後,氣喘吁吁的喊道。

在庫里南的車頭,還有一道非常明顯的撞痕。

葉長生走到一處台階上,冷眼看著這輛不知死活的車。

可惜庫里南的車窗隱私性特別好,誰也看不清裡面坐的是誰。

庫里南進了辦公園區之後,依舊是橫行無忌的開著,好在開車的人也知道點分寸,飆車的同時還會留意行人。

但是園區的花花草草就遭殃了。

「這人怕是瘋了吧。」

葉長生暗罵了一句,任由這車這麼開下去,遲早出事。

正當他打算去停車場開輛車截停庫里南的時候,後者的駕駛位玻璃被緩緩搖下。

「誰是冉玉珂,我找嫦娥仙子。」

一個黃髮碧眼,身材消瘦的外國小伙身體半探出車窗。嘴角微微翹起看不到表情。

葉長生仔細盯著這傢伙看了一會兒:「艾弗德?」

早上他才看過艾弗德的照片,自然是記憶深刻。

「這傢伙不是個高材生天之驕子嗎?怎麼是個瘋子?」

葉長生深吸了一口氣,沒有去出手教訓艾弗德。

現在他們兩個人還不適合正面對線。這種事情任由保安和馬上就會趕來的警察處理就行。

冉玉珂在戲棚里也看到了外面的鬧劇,她開會的是時候睡著了,所以不認識艾弗德。

正當她一臉納悶以為又是哪個腦殘粉的時候,葉長生走了進來。

「到樓上去。」

由於是公共場合,二人也不好表現的太過於親熱。

冉玉珂非常體貼的跟葉長生保持著一定距離,問道:「這人你認識?」

葉長生點了點頭,說:」認識,漫威這次派來華夏分公司的總裁,艾弗德?「

冉玉珂難以置信的看了艾弗德一眼,又問道:」就這傻缺?「。 玄鳥悲鳴,最先入場的那為大羅神聖,再一次敗退在天數之下。

這位大羅神聖的選擇沒錯,但錯就錯在他擋住了,太多大羅神聖的道路,擋人道路不死不休。

大道之爭,寸步不讓!

對於能夠從時空長河逆流而上的大羅神聖來說,沒有誰會願意見到,遠古三族重新威壓天地,哪怕這只是洪荒世界,在時空長河上的一條大的分支也是如此。

正如道祖合道,真的僅僅只是道祖合道!

「道友請留步!」

「道人你是在喊我嗎?」

那道人說道「此間除了你我,還有其他人在嗎?」

天地之間為之一清,喧鬧氣機不再,兩人已經行至朝歌城外,約莫數千里之外。

蘇牧看着眼前道人,問道:「不知道人從何處而來,叫住在下又有何事啊?」

面對這尊來歷不明的道人,蘇牧仍未放鬆警惕,這一方世界的水很深,一不小心就會翻。

雖說來歷不明,但蘇牧也隱隱約約之間,猜到了這道人的身份,不過戲嗎?總是演得足足的才好。

那道人,笑道:「我從來處來,要到天上去,找道友自然是為了一番大事。」

「何事?」

對於申公豹的故作高深,蘇牧顯得有些不耐煩。

申公豹見此,眉開眼笑的說道:「道友稍安勿躁,且聽我細細道來。」

剛到這方世界,還未歇個腳就被人找上了門來,蘇牧也是大為疑惑,似乎這一切的背後,有一隻手推動。

蘇牧笑道:「我倒是想聽聽道友,究竟要做一番什麼樣的大事。」

申公豹打了個稽手,說道:「道友可知道封神嗎?」

蘇牧說道:「可是即將來臨的殺劫,我倒是有所耳聞,正打算看看這世間繁華種種,然後就要回山清修,靜誦講黃庭。」

封神量劫,真的是封神嗎?

何況這本就不是話本子上的封神,這個被大羅神聖開了無數小號,各種因果交織之下的世界,早就成了一方混亂不堪的棋局。

任憑你法力無邊,神通不朽也難以分辨其中的種種因果。就算有大羅神聖自時空長河加速前行,見到的也只是別人想讓他見到的而已,真正的封神真相,永遠只埋藏在時空長河的最底層。

但眼前的這申公豹,卻是一個極好的破局人物,從諸天萬界茫茫虛空之中流傳的的那些事情來看,封神之戰中最為關鍵的人物就是他眼前的申公豹,而非是姜子牙。

若無申公豹,上清靈寶天尊又如何會重煉地火水風。

「道友此言差矣,我等修道多年,在山中清苦了許多年,早就該享受一下這人間的榮華富貴了,我那師兄姜子牙,也已經跑到了西周,道友有天仙修為,何不入朝歌享世人供奉呢?」

申公豹繼續誘惑著,他就是要讓他老師看一看,他申公豹不比姜子牙差。

蘇牧凝神望去,元神穿梭時空長河,進行了無數的推演,雖僅有一瞬之間,卻已然推演出了十二萬九千六百元會之多的可能。

在這些十二萬九千六百元會之多的可能當中,申公豹也一直只是申公豹,而不是什麼大羅神聖的他我分身。

但這也是最大的破綻,或許這是有些神聖,故意留下的情況也不一定呢!

「道兄既然看出了在下的修為,但朝歌為人忘所在,哪怕在下有天仙修為,可人族氣運壓制之下,若貿然前往恐怕會被亂棍打出啊!」

蘇牧面帶無奈的說道,說誰在的凡是參與了這方世界封神的神聖,都得遵守一些規則,在大道的制約下,這些規則哪怕是大羅神聖也無法視之不見。

其中又以人族氣運最為強橫,人王不失其國,哪怕是擁有聖人果位的女媧也不敢輕舉妄動,若是在洪荒世界之中,直接就是倒果為因,消除掉人族氣運所帶來的因,沒有了因,自然也就沒有了國。

申公豹嘿嘿一笑,說道「道友不必擔憂,三月後大王要在鹿台,舉辦仙會到時候,道友從九天而來,自然會有所收穫。」

面對申公豹的循序漸誘,本來就打算參與進這場,無數大羅神聖交織佈局封神的蘇牧,當即說道:「好,那便如此,」隨後蘇牧話音一轉,說道:「只是不知道道友需要在下做些什麼?」

從來都沒有什麼無緣無故的好,尤其還是用「道友請留步的申公豹!」

君不見,凡是聽了「道友請留步!」停下來的仙聖都化作了封神榜上有名人。

申公豹說道:「我要道友助我討伐西周,破了我那師兄的乘龍之道!」

進行了無數推演的蘇牧,自然知道姜子牙的乘龍之道,究竟是什麼法門!

藉助人族氣運修行而後轉世投胎,不為這一世,只為下一世!

無數次的轉世,最終化作一方,橫亘於時空長河之上的大羅道果。

蘇牧回答道:「聽聞修行乘龍之道的仙神,大多氣運深厚,不知道道友有何辦法,破除姜子牙多氣運?」

封神量劫明面上的氣運之子的氣運,根本無法量化,可以說在封神量劫之中,姜子牙就是天道的化身,就是煌煌大勢誰若敢於阻擋,那無異於螳臂當局。

不過天數有變,大道無常!

這也是申公豹出現的緣由,命運一飲一啄之間,自有其循環所在。

所以他很想看看,這位封神量劫,最大的推手,究竟有什麼手段,破去昆崙山上那位的謀划。

申公豹眉毛一挑,自通道:「這就不用道友擔心了,等到封神起劫,姜子牙入劫,便是我等大展身手的好時機。」

對於他那位師兄,他可早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哪怕有氣運加持,難道還能躲得過,上古年間的咒殺之術不成?

見申公豹很是自信,蘇牧微微點頭,放下手中茶杯,說道:「那我就靜待道友佳音了!」

說罷化作一道清風散去,申公豹看着散去的清風,喃喃自語道:「老師你為什麼,非要選姜子牙呢?我可是一尊玄仙,他姜子牙不過是一元神境界,就連昆崙山上池子裏面養的魚都比姜子牙修為高!」

……

……

(本章完) 出租屋與宿舍,任寧寧都不想回去。出租屋裏有無處不在的張玄哲,宿舍里有不知該如何面對的韓茜。但是她也不可能去別處住,因為她已經沒有了錢。覺總是要睡的,硬著頭皮,任寧寧選擇了學校宿舍。

提心弔膽地推開宿舍門,發現宿舍里一個人也沒有,任寧寧放鬆地吐出一口氣來,以手按住自己的心口,安定自己的心神。但是心安並沒有多久,空蕩蕩的宿舍很快又讓任寧寧感到了凄涼。

快畢業了,找到工作的同學和回家鄉的同學都已經離開了學校,因為疫情的緣故,今年沒有畢業典禮也沒有畢業大合照。任寧寧再一次感受到所有自己熟悉的人都已經離自己而去了,最親愛的爸爸媽媽,以為會是自己丈夫的張玄哲,曾經一起共處四年的同學,沒有了,都離自己而去了。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