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等為:王公大臣等貴族。而且每天的頂級豪宴,限額銷售,只預訂二十八桌,多一桌都不賣。

當然,洛陽的王公貴族那麼多,限額銷售,會不會有人鬧事?

嘿嘿,哥早有對策!

每家春風樓,都可以預定二十八桌,這一家沒有預訂額了,可以去其他的連鎖酒店嘛!二十八家,每家二十八桌,加起來,就是七百八十四桌,應該能滿足洛陽城裏,大部分真正的達官貴人,王公貴族。至於其他身份,地位不達等級的,或狐假虎威的,不好意思啊,錢再多,也只能選中等的。

另外,今天沒預訂到的,可以提前預訂明天,後天的嘛!

對付有錢有身份的人,就得限額銷售,這樣才能對得起他們的身份和地位嘛。這樣,才能哥賺的開心,他們吃的歡心。

後世的酒店,越高級的,東西賣的越貴。不是他們的東西,比普通店裏的東西好,他們店裏有的東西,市面上的商店裏,也能買到,而且價格還便宜不少。那些酒店們,賣的是身價和地位。越少人吃得起,用得起的東西,就是好東西,因為它們能提高使用者們的逼格!讓他們體驗到被人羨慕嫉妒恨的成就感和酸爽度!

就好比,你在五星級大酒店裏,吃一盤清炒大白菜,絕對比在路邊的小飯館里,吃同樣一盤清炒大白菜,要酸爽,有逼格的多。

換一種說法:你在路邊的小飯館里,吃一盤小飯館里出產的清炒大白菜,沒有人會羨慕,因為大家都吃得起,所以沒什麼好羨慕的。

但,如果,你將這盤小飯館里出產的清炒大白菜,帶進五星級大酒店,在裏面的餐廳里享用。同樣的東西,會產生不一樣的效果,它會變得無比的讓人羨慕,垂涎欲滴,食慾大增,因為五星級大酒店,賦予了這盤普通的清炒大白菜,非同凡響的光環和神秘。

就像,一個普通的茶杯,普通人用,它只是一個普通到極致的茶杯。但這個普通的茶杯,被某某某世界名人,或國際大腕用過後,它就變得光彩奪目,不同凡響了,因為它是某某某大人物用過的東西。已經具有極高的收藏價值了。

又例如:荔枝,原本是南方一種普通的水果,但因為楊貴妃喜歡吃,所以成了貢品。身價,逼格,立馬就上去了。其實,荔枝還是那個荔枝,但又變的不是原來的荔枝了。

這世上大部分的人,都喜歡活在別人的眼睛和嘴巴里,並以此為樂。

所以,哥要賣給那些有身份,有地位的大人物們的,不僅僅是春風樓獨一無二的的美食,還有他們最想要的逼格,特權和酸爽。

中等級的為有錢人。

什麼叫有錢人?就是中等級的豪華套餐,不論購買人的身份,地位,就是一個字:貴!價高者得。而且,哥同樣限制了預訂,銷售份額。

想要賣起價格,限額銷售的手段,是必須用上的,因為人性至賤: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著。地攤貨,人人買的起,能賣的上價格嗎?

低等級,走的就是薄利多銷,面對的是廣大的普通人。而且,提供的套餐樣數,多達二十八種,價格從幾十文的一菜一飯一湯,到幾十貫的十二菜四湯一果盤一壇醉仙烈酒。

口味,包括了八大菜系,以及男女老少,僧道南北東西等。

舉幾個例子:老人的套餐,以酥軟,又營養豐富的煲湯,燉品為主,因為老人沒牙,嚼不動硬菜。小孩的套餐,以水果,甜品糕點,為主,因為小孩喜歡甜食和水果。和尚道士的,自然是特殊類型的素菜套餐。女人的套餐,自然是具有美容養顏等功效,美味又可口的美食。至於男人的,窮人的套餐,在於實惠,物美價廉,容易塞飽肚子。有錢的小資,在於實惠而又美味。所以,菜的分量少,菜式的花樣多。至於更有錢的,估計都去搶中等級的豪華套餐了。當然,因為中等級的豪華套餐,份額有限,搶不到的人,自然有不少。這些人,哥自然不能放過,所以我給他們準備了量身的普通豪華套餐,比如什麼:秘制烤全羊,麻辣火鍋,北京烤鴨,貴婦雞,東坡肉,烤乳豬等等。但,這些,都不是最能吸引,留住那些有錢人的法寶,而是酒!哥春風樓特產的高度蒸餾酒。還有專門給婦女,量身定做的果酒或果汁。至於兒童和老人的嘛。給老人,準備的是水果茶和綠茶,這些隋朝都沒有,哥特製。兒童的是冰刨。還有糖葫蘆,肯德基,辣條等等兒童專用品。

嘿嘿!憑哥腦子裏的好東西,想要從古人的兜里賺錢,簡單的很,分分鐘上下幾百貫!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這定睛一看,落七望著明月間忽地有一團東西急速落下,他下意識地就躲閃了開來。

可當看清那東西是什麼后,落七眼神一凜,腳步折回一邁,伸手接住后跳下了屋頂。

「你怎麼會來?」

「我終於找到你啦!」

兩人的聲音同時道出,愣怔了一下,墨臨霜嘿嘿地笑了出來。

「我想你啦,就出來找你了。」

眼前被自己接住的,正是自己方才想著的墨臨霜。

墨臨霜變成狐狸模樣,也不知道是遭遇……

《吃貨夫人總想燉了我》327我想你啦 「小夥子,到了!」

大概十幾分鐘,趙信來到了司機極力推薦的目的地。

朝着窗外眺望了一眼。

呃……

這什麼地方?

周圍到處都是還沒有完全收尾的工程,到處都是鋼架,繩索和苫布。

這是開發區么?

來的這路上趙信也沒太注意走了什麼路,以至於他都不知道這司機到底給他拉到哪兒來了?

趙信看了眼計價器,將車費掃了過去。

「師傅,這哪兒啊。」

「利民開發區。」

司機笑着將車熄火,開始解安全帶。

「師傅,你這是……」看到這一幕的趙信眨了眨眼,司機頓時咧嘴一笑,「看你也不像是常來這地方,我帶你進去。這是剛建的購物中心,你不常來可能不知道怎麼進。」

「那辛苦您了。」

趙信跟着笑了笑點頭。

這大叔還真是個熱心腸,推薦地方也就算了,還要親自給送進去。

碰到好人了啊。

跟着司機從車中離開,趙信就跟在他的身後朝着路邊的那坐正在收尾的樓走了過去。

「你別看這外面破破爛爛,裏面裝的可好了。」

「是嘛。」趙信笑着點頭。

「你瞧瞧你,我還能忽悠你么,進去你就知道了。」

司機輕車熟路的往裏面走,還別說,真就如他說的,裏面裝修的可是富麗堂皇。剛一進大門,趙信就看到幾個貌美的穿着紅色工作服的工作人員迎了上來。

叮咚。

就在這時,趙信的手機響了一下。

從口袋中取出……

韓湘子:登徒子,你給我滾出來!

韓湘子:(一排憤怒的表情)

韓湘子:別裝孫子,你出來。

啥情況。

趙信人都愣住,特意又看了一眼對方的朋友圈。

沒錯啊。

韓湘子,確實是他。

他們倆這才初次添加吧,貌似之間也沒有任何恩怨,交集都沒有,上來就說這種莫名其妙,興師問罪的話。

懵了。

趙信完全搞不懂狀況。

明明是他主動添加的韓湘子,如果是韓湘子添加他,上來劈頭蓋臉的噴一頓也就算了。

這可是趙信主動!

發錯人了吧。

在這期間,趙信也沒忘記跟着司機走。

就是他的心思都在韓湘子發來的那幾句話上,也沒有特別注意到底被領到了哪兒。

「小伙,到了啊,想買什麼這幾位美女會給你們推薦。」

耳畔傳來司機的低語,趙信下意識的應了一句,也沒抬頭托腮看着手機。

司機也沒管這些。

朝着那些工作人員點頭一笑,還打了個「ok」的手勢,就從商場中離開。趙信依舊沒注意這些,凝眸看着聊天框。

趙信:?

「先生,您是想要給您女朋友驚喜吧,不如您看看這款。」

工作人員的聲音傳來,趙信皺了皺眉頭又看了半晌韓湘子的聊天框,旋即也沒再多理睬將手機放到口袋,也就是萬物空間中。

相對這種莫名其妙的事情,他更傾向於先去處理眼前的事兒。

而且,導購員都開始對他介紹。

要是他不做回應,一直看手機總覺得不太禮貌。

等到他吐了口氣抬頭的一瞬間……

???

人都懵了。

他這是被帶到哪兒來了?

珠寶店?

牛批!

這司機還真不愧是過來人啊,確實,要是送女朋友個翡翠鐲子、鑽石項鏈做禮物,還真是百分之百的能和好。

可,這老哥難道就覺得他是能夠買的起這種東西的人?

雖說他確實是買的起吧。

但不管怎麼看,他也是個大學生吧。

試問有幾個大學生,不說買不買得起吧,他經濟條件也很難能夠讓他有資格到這裏來買道歉的禮物吧。

買一回可以,買個十回八回,還不得撥打賣腎熱線?

或者說,那老哥看出來自己像個富二代?

來都來了,趙信秉持着既來之則安之的理念,而且他也覺得在這裏買點可能真的會有奇效,讓西海三公主和二郎真君複合。

口紅,多多少少差點意思。

當然……

想要在這裏挑選道歉禮物也是要有考慮的。

普通的翡翠絕對不行。

天界什麼奇珍異寶沒有,夜明珠恨不得都比足球大,如果是凡塵的翡翠白玉、珍珠瑪瑙,很難在天界那種地方討喜。

就算這裏的做工精良,款式新穎,但原材料的太差是根本。

要想在天界博個出路,

必須得是那種能夠瞬間抓住女性心的禮物。

做工上也讓他們感覺出精緻細膩。

如此下來,能夠提供選擇就只還有一項。

鑽石!

鑽石恆久遠,一顆就破產。

敢問這世間哪個女性能夠抵擋的住鑽石的誘惑,一枚克拉鑽石戴在手上,她就是閨蜜圈中的焦點。

鑽石這種礦石,天界未必會有開採。

就算有,做工上也絕對比不上現代科技的精良,款式潮流。

從服裝生意就看的出,天界雖然擁有着高端的原材料資源,可是在工藝加工上和潮流款式上,跟凡塵還是有一定差距的。

「先生?」

導購小姐又輕喚了一聲,趙信抬頭就看到正小心盯着他的,是個身材高挑穿着紅色旗袍的女子,在她的臉上縈繞着臉譜化的笑容。

她的手中正拿着一枚墨玉鐲子,向趙信推薦。

「你好。」

瞄了一眼墨玉鐲,趙信不禁笑了出來。

「我說,你是推薦我用這個當我女朋友的禮物么?」

趙信着實是噴了。

雖說他肯定是不會買玉器,他還是要吐槽一下這位導購的專業能力。

墨玉,

一般都是男性佩戴。

女性佩戴多為白玉和冰清玉,哪兒有給女朋友戴墨玉鐲子的。

就算是男性佩戴,墨玉也都是帶墜兒。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