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這樣吧,要不姑娘你先在我家裡住下吧,幫我打理家務,我供你三餐和住所,可以嗎?」那個男子想了一陣,對著瑤姬問道。

「真的太好了,多謝恩公!」瑤姬開心地說道。

「多了,還未問姑娘的芳名,我叫楊天佑。」楊天佑自我介紹道。

「我叫瑤……」瑤姬下意識想說出自己的名字,但是最後止住了,害怕被自己的兄長發現自己來到凡間。

「瑤嗎?好名字,來吧,你應該還沒吃飯,一起過來吃飯吧。」

此時瑤姬才發現,剛才楊天佑拉著一隻黑熊,來到集市上變賣。

自從禹將自己的武道推廣,許多部落里,都在年幼的時候就開始教導武道。

在廣撒網下,也出現了幾個天才,楊天佑顯然是其中之一,他的血氣極其雄厚,彷彿火焰一般。

「挺有趣的人。」瑤姬望著楊天佑的背影,一時間有點發獃。

「瑤,過來啊,等著幹什麼啊?」楊天佑對著身後的瑤姬說道,開始推著小車,將眼前的黑熊送往自己的家裡。

沿途上有不少人看到黑熊,想要買一部分,楊天佑就用自己帶著的小刀,將黑熊割下一部分,賣給這些人。

「到家了。」楊天佑對著身後的瑤姬說道。車上的黑熊此時已經沒有了一大半,而楊天佑懷中也多了不少貝幣。

「你等一下,我去做飯。」

楊天佑來到自己的陶瓮之中,將一些米拿了出來,放在一個陶器之中,將這些米放入其中,倒入水和幾塊黑熊肉一起煮。

半個小時后,楊天佑將這一鍋糊狀食物放到地上,拿出兩個陶碗,舀了一碗交到瑤姬手上。

「吃吧,趁熱,冷了不好吃。」

瑤姬用嘴抿了一下粥,感覺一股腥臊之氣直撲咽喉,眉頭不經意地皺了一下。

楊天佑看了一下,咬了咬牙,將自己封在一個柜子里的陶罐取出,將一些黃色的顆粒丟入鍋里,也往瑤姬喝的粥丟了一些。

「你再試試。」楊天佑對著瑤姬說道。

瑤姬聽完,重新喝了一下,味道沒有剛才那樣腥臊,但是對於瑤姬來說,還是有點難以下咽。

瑤姬看著楊天佑在旁邊期待的眼神,咬一咬牙,將碗里的粥一下子喝了下去。

「好吃了很多對吧,我告訴你,這鹽可是我跟路過這裡的旅者買的,好像是大海的結晶,擁有大海的精華,很多食物放下這個就好吃得多。」

看到瑤姬可以下咽后,楊天佑也開始吃起來,楊天佑沒有瑤姬這樣細嚼慢咽,而是大口大口地拒絕吞咽下去。

……

「開始了,但是先天神靈與凡人還是難以產生後代,這樣,你去大夢澤,那裡有陰陽的一處秘境,裡面有陰陽並蒂蓮,能打破神人界線,我在這裡控制著局勢。」

「行,我去去就來,你不要讓事情出現意外。」

「你要注意一下,不要讓那裡的蜃發現了,那個老傢伙的老巢就在那裡,發現了很麻煩。」

……

「靈兒,怎麼樣了?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情了嗎?」

此時劉雲從悟道狀態中清醒,因為此時已經快到劉雲的極限了,過猶不及,所以劉雲沒有繼續強行悟道下去。

「瑤姬下凡了,主人要插手嗎?」

靈兒此時畫面上顯示瑤姬與楊天佑生活的畫面,瑤姬感應到有人窺視自己,但是周圍沒有神識,也沒有靈氣變化,所以她以為是自己錯覺。

「呼,好險。」剛才那個黑影以為瑤姬發現自己,嚇得直接遁入夾層空間之中,隱藏自己。

「不用,等瑤姬被圍攻的時候再說吧。」對於楊戩,劉雲是沒有覬覦之心的,這可是自己二師伯選好的玄門護法。

八九玄功是由自己師父和二位師伯,聯手將巫族的功法聯合自己的盤古印記推演出來的。

本身能修鍊的人就被局限了,所以楊戩一出世,基本上自己的二師伯就知道了,給他安排好了。

至於他的妹妹,三聖母楊嬋,也是被預定好的弟子,被女媧娘娘定好了。

所以在劉雲看來,這一家人基本上就被那些人安排得明明白白的。

甚至劉雲覺得這件事可能是自己二師伯推動的,因為從獲得利益最大者來說,這件事情之中,獲利最大的就是他。

畫面中,兩人的生活變得和和美美,瑤姬也忘了自己曾經是天上的神女,安心在楊天佑身邊。

看著楊天佑他們的生活,說實話,劉雲也有點想自己的家人了,來到這裡那麼久,也不知道自己的家人情況如何。

劉雲也不知道這裡的時空與自己所處時代是否相連,如果自己成聖能否順著時間長河順流而下來到自己的時代。

但是即使是聖人,進入時間長河也是一件危險的事,容易將自己迷失在其中。

時間長河之中有許多小迴流,這裡一處小迴流就是一條世界的發展線。

所以一般人不能踏入其中,破壞了世界的走向,這些迴流就是前面人所留下的痕迹。

這些話都是劉雲曾經請教通天教主,通天對著劉雲說過的話。 白小小抱着小黑進入衛生間,可是給對方洗澡,想到自己今天遇到的事情後知後覺的害怕了起來,「小黑,你說完是不是非常的沒有用啊!一天天的這樣給人惹麻煩。」

林赦:「喵~」

不會的,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有我。

「也不知道我要找的人到底在什麼地方,如果他……」

說着根本就說不出來,她心裏面一直有一個猜測,可是她根本就不敢想像如果真的是自己想的那個樣子,那她有沒有那一個勇氣。

在一次從對方的嘴巴裏面聽到那一個人,林赦眼神心裏面閃過一抹冰冷的殺意,抬頭目光直勾勾的盯着人。

白小小還在想着自己要怎麼辦才能快一點找到男主,完全沒有發現小黑看着自己的眼神。

在把一切全部都收拾好了之後,白小白把想黑放在床上,「你乖乖的在這裏等我。」

看着人進入衛生間,林赦身體一閃變成了自己原來的樣子,直勾勾的盯着衛生間的方向,「出來吧。」

在他的話剛剛落下,房間裏面的溫度都低了j好幾度,同時d出現的還有幾個身體詭異扭曲的鬼。

這幾個鬼戰戰兢兢的看着人,「大人。」

「嗯,去把另外兩個人解決了。」

「是。」

……

林家。

林耀輝躺在自己的床上,手裏面一直緊緊的抓住手裏面的符,可是不知道怎麼的他心裏面就是忍不住的升起來一股毛骨悚然的驚恐,就好像要發生什麼事情了一樣。

就這樣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明明心裏面驚恐的根本就睡不着,可是眼睛就好像被什麼給迷住了一樣的想要閉起眼睛。

這樣過了好一會兒,林耀輝猛然的感覺到了房間裏面的溫度變化,特別是感受到了有什麼東西直勾勾的盯着自己,讓他渾身上下的寒毛都炸了起來。

「嘻嘻嘻……林耀輝,你和我一起玩好不好啊!」

「不,林耀輝我要你死,你還我命來!」

「啊!玩死了好慘啊!救命啊!」

「我的頭呢?你看到我的頭了嗎?」

聽着自己耳邊這一些聲音,林耀輝身體忍不住的瑟瑟發抖了起來,他想要大喊大叫讓人來救自己,可是他不管怎麼樣的努力,還要然後的用身體沉重的就好像被什麼東西給壓住了一樣。

感受到自己的身體上面被人摸住,心裏面的恐懼感讓他緊緊的閉上了眼睛,根本就不敢看這一些東西。

在感受到身體上面的冰冷的同時,疼痛讓他差一點就尖叫了起來。

「你把你的頭給我好不好?你不說話我家當你答應了。」

「那是不是同意來陪我了?我們一起玩吧。」

那一些進來的鬼臉上全部都露出了貪婪洞窟神色,手也沒有任何停留的在人的身上拚命的抓着。

「砰!」

「你們好大的膽子,既然敢在這裏放肆。」

皮大師進來看着這一些東西居然不知死活的在傷人,直接拿起自己的符就打了過去。

在感受到這一道符,眾鬼還是嚇了一跳的,畢竟他們誰有不想受到不必要的傷害。

「臭道士,你不要得寸進尺,我勸你還是離開吧,這一些你是沒有那個本事保住的。」

「呵呵,你們不會真的以為為怕你們這一些小鬼吧?」

「哈哈哈……雖然你的確是一點實力,可是我們可是有大人的,不要睡你了,就算是下面那個也不敢管大人的事情,你以為你還有這一個實力嗎?」

皮大師聽着這一些鬼的話,特別是聽到下面的人都不敢管的時候,他還是猶豫了,畢竟他的實力對付這一些小鬼的確是綽綽有餘,可是如果真的是像他們說的一樣,那自己……

趕過來的林立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可是看着自己的兒子渾身上下頓時血的樣子,整個人都嚇了一跳,「皮大師,我兒子現在這樣到底是怎麼了?你快一點救他啊!」

皮大師完全就沒有搭理對方,而是看着這幾個鬼語氣冰冷,「你們覺得我會相信你們說的嗎?如果真的是你們說的這樣,那你們的大人是誰?」

「你應該知道一千年前發生的事情吧?」

皮大師渾身一震,過了好一會兒才開口道:「知道了。」

說完沒有任何的表情直接離開了這裏,完全就沒有任何要留下來陪我意思。

林立看着皮大師要離開,見面攔住了人,語氣裏面都是焦急,「皮大師那怎麼了?我兒子還在那裏你快一點救他啊!」

皮大師深深地看了一眼林立,「你如果會想要你們林家的話,就只能放棄這一個兒子了,要不然不管是誰都救不了你們林家。」

說完也沒有給人任何反應的機會,直接離開了這裏。

林立愣愣的看着人離開,又看着房間裏面的兒子,咬了咬牙轉身離開了這裏,林家絕對不能在他的手上沒了。

林耀輝在人來的時候,驚喜的睜開了眼睛看了過去,在看着是皮大師的時候心裏面頓時就放心了,不過在聽着他們的談話現在又看着自己的父親轉身離開,眼神裏面頓時驚恐絕望。

「啊……啊啊啊……」

林立聽着兒子嘴巴裏面發出的聲音,痛苦的閉上了眼睛離開的腳步更加的快了起來。

眾鬼看着眾人離開,全部轉頭看着床上躺着的林耀輝,眼神裏面頓時貪婪。

「啊!」

不一會兒房間裏面傳來啊撕心裂肺的慘叫聲音,不一會兒在旁邊的房間裏面也傳來的上撕心裂肺的聲音。

聽着聲音林離在也支撐不住的倒了下去,眼睛裏面流出了眼淚,「耀輝,爸爸對不起你啊!」

與此同時的另外一邊,白小小洗好早出來,躺在床上抱着小黑不一會就睡著了。

林赦被人抱着在確定人睡著了之後,變成回來直接把人抱在了懷抱裏面,就好像是在標記自己的所有物一樣。

目光沉沉的看着人,「呵呵……寶貝你只能是我一個人的,不管你要找誰你也只能是我的。」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