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禹檀越的實力老衲佩服,今日之事先到此為止吧,我想真的兩敗俱傷也不是你願意看到的。」

他看向面前龐大的魔神像,手捻佛珠,慢慢說道。

聽到老和尚的話,禹良也是心中會意。

人都給他台階下了,要是再繼續下去可就真是不知好歹了。

魔神像逐漸消散,禹良的身影再次出現在天地間。

血海骨橋之上,二人再次對立。

「大師明鑒,對於貴宗護法之事,本帝深表歉意。但是我想大師也明白,泰山王我是萬萬不可能交予大師的。」

禹良看着明空,意味深長地說道。

「禹檀越的心思老衲也能夠理解,你我立場不同,老衲也不可能強求你做些什麼,但正魔有別,此事我萬佛宗不會輕易揭過的。」

其實明空早就想找個借口了事了,畢竟正魔有別,他們現在可是在冥獄門的地盤,縱使他功法通天,也不想太過糾纏。

「立場不同,本帝也不好說什麼,但是大師若是當我冥獄門是軟柿子,那少不了要吃些苦頭!」

禹良淡淡道。

「阿彌陀佛,禹檀越,無論你怎麼說,我萬佛宗都不得不加強對冥獄門防控,再似智一和尚之事,絕不能再次發生了。」

意思很明顯了,管你怎麼樣,最近你是別想好過了。

「哼,大師想如何做本帝自然是管不著。」

禹良冷哼一聲,他怎麼聽不出來明空這是在警告他。

不過他什麼身份?又豈會懼了他?

「禹檀越,老衲只是好心提醒罷了,你現在應該考慮一下接下來該怎麼應付玉清門吧。」

「此事便不勞煩大師費心了。」

禹良揮揮手,顯然是不想再多談了。

老和尚嘆了一口氣,今日之事也只能就此作罷了。

不過也正好,反正該做的樣子都做了。

再逗留下去也沒什麼意思了。

「既然如此,老衲便不打擾貴門了。」

說罷便回到了金色蓮花台之上。

禹良向之微微拱手,淡淡回了一句。

「大師慢走,恕本帝不送了!」

「阿彌陀佛,禹檀越留步,老衲這便。走了。」

話音剛落,明空右手一揮,金色蓮花台便開始瘋狂旋轉起來。

萬丈佛光顯現而出,帶着一眾和尚進入虛空之中消失不見。

萬佛宗眾人離去,黑暗再次籠罩,酆都又變回了之前的模樣。

只不過現在酆都周遭的山脈盡皆成了齏粉不復存在。

冥獄門眾人送了口氣,再次回到了禹良身後。

蔡郁戰戰兢兢地出現在了禹良身邊。

「大帝,就這樣放他們走了嗎?」

「哼!不然你還想怎麼樣?若是真的動起手來,我這酆都就要沒了!」

蔡郁一驚,方才那對轟地一掌對他震撼實在是太大了,他知道自家大帝很強,但萬萬沒想到居然這麼強。

蔡郁作為五方鬼帝當中最年輕的那個,升任東方鬼帝也沒多久。

對於禹良的手段不是特別清楚,但今日算是見識到了。

「難道方才大帝還留手了?」

「之前交手,我與老和尚也不過用了五分力道罷了,否則你真的以為你們還能好好地站在這嗎?」

他看向一臉震驚地蔡郁,淡淡說道。

聽到禹良地話,他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天地境強者實在是太可怕了些。

即使他是天神境,在天地境面前也彷彿螞蟻一般脆弱。

「好了,此間事了,你便回你的鬼門關去吧。

最近這段時間都消停一些,別給我沒事惹事!」

「是!謹遵大帝之命。」

「去吧。」

他揮揮手,示意蔡郁離開。

蔡郁見此也不多留,渾天潛雲神功施展開來,身化青雲瞬間消失在天地之間。

禹良吩咐其餘人都各司其職,自己便回大殿之中去了。

萬佛宗住持明空方丈親自上門與酆都大帝禹良大戰一場地消息不脛而走。

正魔兩道勢力都在討論著此事。

看來這片大陸的平靜又將打破了。

憐蒼得知此事,心中甚是滿意,畢竟此事是他拜託明空的。

經過這次的事情,最起碼這段時間冥獄門要消停一下了。

玉清門聽聞此事也是大吃一驚。

明空前去冥獄門之事從來沒有告知過他們。

玉清門門主離塵道人親自上門訪問其中緣由,但之後的事情卻不為外人所知了。

徽南郡,青雲城上空,一隻巨大的赤紅色巨鳥正在天上飛行。

鳥背之上正盤坐着三人。

其中一人,渾身赤紅。

不論是頭髮,還是眉毛,甚至連眼睛也呈赤紅之色。

此人正是文州朱家家主朱無期之子,朱孔雀。

其樣貌彷彿就是他爹年輕時候一樣。

在他旁邊是兩個身着赤陽宗衣袍的年輕男子。

想來便是赤陽宗的弟子了。

「我說孔雀,咱們飛了這麼就了,不知何時才能到你家啊?」

「就是,這一天天的,光是趕路了,我都要發毛了。」

兩人不斷抱怨道,想來是趕了許久的路了。

「二位師兄還請稍安勿躁,現在已經到了青雲城了,距離文州也不過半天的路程了。

這段時間倒是難為師兄了,等到了文州我做東,定然帶你們好好吃一頓。」

他笑着說道。

「嗨!什麼苦不苦的,要不是因為你師父也不可能讓我們倆出來。

不管怎麼說,比待在師父身邊是舒服多了。」

馬晉撇撇嘴說道。

「就是就是,大師兄說的對,師父他老人家太過死板。

在宗門就像是坐牢似的,哪裏比得上在外面逍遙自在啊。」

「孫彬說這話我不跟你抬杠,師父他確實太嚴厲了些。」

「哈哈哈哈,看來二位師兄對師父是怕的緊吶。」

朱孔雀笑道。

「小師弟也莫要嘲笑師兄,若我是二人能有你這般天賦,師父想必也會另眼相看吧。」

馬晉嘆了口氣,頗有些遺憾。

「師兄說的哪裏話,師父坐下就只有我們師兄弟三人。

我就算天賦再好,沒有師父的教導又豈會有今日這般成就?

無論我以後如何,咱們都是師兄弟,既然是一家人,何必說兩家話。」

「哈哈哈,小師弟倒是個性情中人,有你這句話,我二人還有什麼好擔心的呢?」

三人就這樣談笑着,半天時間轉眼即逝。

沒多久就要抵達文州城了。

朱孔雀外出學藝,說來也已經有兩年沒回過家了。

看到下方那熟悉的城廓,他的心情也不禁激蕩了起來。

他的家還是在這裏啊。

「二位師兄,文州馬上就要到了!」

「哎呀,終於是要到了!」

「是啊,我都快魔怔了。」

二人伸了個攔腰,站在火翅鳥背上,向下望去。

映入眼帘的便是綿延數千里的雲盪山脈,其前方平原之上,逐漸浮現出一座城市的影子。

「二位師兄,文州不過是個小地方,與南陽城是無法相比的,但也算是有些獨到之處,到時我再帶師兄好好逛逛吧。」

「我們倆人生地不熟的,具體如何就聽師弟安排吧。」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