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兒臣告退!」其餘五人皆慢慢退去……

「小九,你可知要坐上王位,什麼最重要嗎?」待五人退走後,大華王平靜的看着陳浩軒道。

「文治武功最優…」

沒等他說完,大華王便打斷了他「不,最重要的不是修為,而是頭腦。」

陳浩軒眼睛微睜,那一直平靜的臉上第一次出現了異樣的表情,他心念百轉,在思考父王說這有何意義,他自認平時隱藏極深不可能被其父王發覺什麼……

見陳浩軒毫無反應,大華王再次說道:「我大華王朝建國五百餘年,底蘊不可謂不深。因此,我大華不缺修為極高的王上…」大華王頓了頓,看了眼陳浩軒「我大華缺的是有謀略,有雄心的王!」

見陳浩軒任然弓著身子,毫無反應,大華王似是泄氣了一樣,頹廢的坐倒在座位上!他揮了揮手「下去吧!」

「是。」陳浩軒躬身告退。

「這次去東境將是你騰飛的機會!」陳浩軒還沒跨出門口,就聽見大華王上的聲音再次傳來。

陳浩軒頓了頓,繼續走了出去…

「唉!讓人去保護好他。」許久後房間里再一次傳來大華王的聲音。

「是。」

……。 而且,是如此嚴重的負面新聞?!!

的確。

她白氏集團,這幾年,的確……一直都在用違法手段,暗中偷稅漏稅,規避稅收。

這一年,就能省下幾十個億的稅收支出。

可,這些,官媒是怎麼知道的?!

白若霜面色,已經是一片慘白!

此時。

微博上,已經徹底炸開鍋了。

而且,引起了一片連鎖反應!

隨着【紫禁城財經】發佈了這條新聞動態后。

十幾分鐘內,微博上,無數官媒,大流量新聞號,紛紛轉發了這條動態。

一時間,激起了千層浪。

整個微博熱搜,已經被『白氏集團偷稅漏稅』這個條新聞,占頂了。

白若霜整個人坐在椅子上,手裏攥着手機,面色無比慘白,難看……

……

相聚數十公裏外。

濱海新城,吞龍集團。

秦蒼穹坐在椅子上,眸光平靜,淡淡吞吐著煙圈,翻看着一本書籍。

就在此時,辦公室門外,傳來一陣敲門聲。

「進。」秦蒼穹語氣平靜,淡淡回道。

淺尾舞身穿OL制服,踩着高跟鞋,款款走進了辦公室。

「稟先生,今早,已經聯繫了紫禁城財經部門,現,紫禁城財經已經採取了媒介手段,開始曝光白氏集團的犯罪行徑。」

淺尾舞聲音恭敬,彙報道。

「嗯。」秦蒼穹坐在椅子上,眸光平靜,淡淡點了點頭。

這,就是他專程,為白若霜準備的新手段。

七年前,白若霜卑劣手段,構陷自己。

而今,秦蒼穹,開始對白若霜,進行一別七年的報復。

只不過,秦蒼穹的這一次報復,可並非誣陷。

誣陷?

他秦蒼穹不屑干那種無中生有之事。

他的這一次報復,乃是……事實存在,趁機揭發而已。

白若霜,常在河邊走,終究要濕鞋。

她,即將為她的所做,付出代價。

「對了先生,方才,紫禁城財經的總負責人,讓我向您問好……說您什麼時候有空,回京城了,他請您吃飯。」

淺尾舞遲疑了一下,將方才電話中,那位位高權重的紫禁城財經負責人的原話,給轉達了一下。

「哦,知道了。」秦蒼穹語氣平靜,繼續翻看著書籍,淡淡回了幾個字。

對於那位,紫禁城財經的負責人邀約,他似乎一點都不在意。

……

而,此時。

整個將那商界,幾乎已經動亂一片。

白氏集團,成了江南商界的恥辱。

被官方媒體,拎起來,在互聯網微博上吊打!

無數媒體微博號轉發。

白氏集團的數百家合作方,供應鏈單位……第一時間,直接和白氏集團終止合作,撇清了干係!

這種時候,誰都不想被引火燒身啊!

本是合作方,大難臨頭各自飛!

幾乎一瞬間,白氏集團的損失,直接超過了一大半!

股票市場,剛一開市,。

無數股民們,紛紛拋售白氏集團的股票!

開玩笑,這都被官方媒體點明了!

誰還敢持有白氏集團的股票啊?!

這不是自己找死嗎?

一瞬間,白氏集團當日股票,直接跌破。

短短一上午,直接蒸發了近三百多億的市值!

這一天,對於白氏集團而言,簡直是,如遭雷擊的大劫! 興運府碼頭。

周家管事和孫管家一下船,就看到了候在這裏的呂朔將軍。

呂朔上前,抱拳道:「二位可是周家和顏家的人?」

孫管家立馬回道:「回將軍,我們就是,我們是來……」

不等他說完,呂朔就伸手制止了,臉色凝重道:「不管你們是來做什麼的,怕是都要無功而返了,興運府已封城了,如今只能進不能出。」

「什麼?!」

見兩人面色大變,呂朔急忙道:「你們也別太擔心,總督封城只是不想讓瘟疫擴散,城裏面的人都在醫治中。」

想了想,又道,「小王爺也在裏面。」

聞言,孫管家和周家管都稍微鬆了一口氣。

小王爺在城裏,那就說明興運府不會被拋棄。

孫管家問道:「將軍,我家的三位公子沒事?」

呂朔沉默了一下:「顏大公子……倒是好了,如今,顏四公子還在病中。」

孫管家急了:「四公子也病了?!那他現在怎麼樣了?他沒吃藥嗎?」

呂朔:「……四公子還在還醫治中。」瘟疫越到後面,情況就越嚴重,之前顏大公子幾個吃了葯就好了,可到了顏四公子這裏,卻不管用了,如今人還躺在床上呢。

「那我家周公子呢?」周家管事也急忙問道。

呂朔這次回答得倒是痛快:「周家公子已經無礙了。」

周家管事放心了,看了看慌了神的孫管家,又問道:「將軍,我們可否能派人進去看看?」

呂朔看了一眼兩人,想到小王爺和兩家交好,最後點了點頭:「你們要實在擔心也可以派人進去照料,不過,除非城內瘟疫解除了,否則是不能出來的。」

孫管家和周家管事立馬商量了一下,最後,兩家都準備派一人進去。

見呂朔要去忙其他的,孫管家才想起船上還帶有藥材,急忙叫住人:「將軍,我家還準備了一些藥材送給小王爺。」

呂朔立馬停步。

如今他們最缺的是什麼?

一個是糧食,另一個就是藥材了。

「在哪裏?」

孫管家立馬指了指船:「在船上呢。」

呂朔:「我馬上派人去卸下來。」

很快,一袋袋藥材就被扛了下來。

看着推成小山推似的藥材,呂朔擰成疙瘩的眉頭總算舒展了一些,急忙揮手讓隨行大夫檢查。

很快,就聽到大夫驚喜的聲音:「將軍,都是我們現在急需的藥材。」

呂朔立馬笑了,激動的拍了拍孫管家的肩膀,直把孫管家拍得身子晃悠。

見此,呂朔尷尬的收回手,隨即又抱拳嚴肅道:「我替小王爺多謝了。」

孫管家揉着胳膊、僵著臉搖頭:「我家姑娘說,數量不多,先應應急。」

因為不能進城,將照料的人送進城后,周家管事和孫管家就坐船折返了,他們得趕快回去將這邊的事上報給主家。

他們一走,呂朔就派人將藥材送進了城。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