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願意那敢情好,以後燒烤攤人員管理,大事小情,全權交給你,如果您不願意也可以暫時只做燒烤攤的兼職,等適應了咱們再談未來發展。」

趙青葵倒也不勉強,只是單方面覺得大米嫂子在這裡更能發揮所長。

「我希望工作室的員工都不僅僅是一個縫紉手或者導購員,我願意給到大家更廣闊的平台,任君展翅。」

大米嫂子聽著趙青葵的話陷入了沉思。

圓圓小小年紀擔當起工作室的負責人一職后肉眼可見的成長了。

春風更是不必說,調去店鋪一個多月,現在整個人都脫胎換骨。

就連竹筐嫂子也在工作室擔當起質檢和登記事宜。

反觀她,雖然一直忙碌地給大家做飯,可事實上仍舊在消耗原有的能力。

如果能得到一展拳腳的機會她也很心動,只是目前他們夫妻想儘快接一家老小到城裡來,就不敢輕易動彈。

她在工作室踩縫紉機一個月固定有三百多,大米叔那邊不好說,要過兩天才知道確切的盈虧。

所以她不敢像年輕人似的放手一搏。

趙青葵聽出大米嫂子的為難,靈光一閃:「如果您不嫌棄,住這個院子怎麼樣?」

「這裡?」大米嫂子有些驚訝。

「對,裡面一廳兩室雖然不算大,但是您和大米叔暫時住著也是方便的,等過段時間你們想自己買房也可以,繼續住這裡也可以。」

「那怎麼好意思!」大米嫂子連連搖頭。

「哪有那麼多的不好意思,你們正打算買房,我這裡剛好有房子空著,不是兩全其美嗎?

而且未來燒烤工具也會越來越多,晚上這裡沒個人守著我還不放心呢。

如果您一家來這裡住,可就省太多的事了。

再者,燒烤攤主要是晚上9點到12點,準備工作從下午四點開始就可以了。

四點前的時間您是自由的,您去工作室縫紉衣服也可以,在家陪陪孩子或者去大米叔的店鋪幫忙也可以。」

。 這一次的休整,大概有三五日。藍曦若一直在修鍊,終於算是到了武王巔峰。雖然一鼓作氣可以衝上去,但考慮到打牢根基,就沒再突破了。

但是這三五日就到了這個程度——會嚇死人的。

講真,人比人氣死人。

等再出發的時候,冰茉微已經能活蹦亂跳了,而且比之前好像更厲害了一些。照藍曦若的話,那一池子的黃金泉和靈泉沒有白費。

那可是全部都被冰茉微這靈體給吸收了好嘛?

一行五個人再次出發,比起之前,似乎更多了幾分默契和信任。

等藍曦若他們走了半晌之後,再次被人攔住了。

夜華傲說,只要有好的法寶出現,就會有信號。這次是飛行法寶,比較稀有,而且自帶攻擊力,所以上古秘境出現了提示信號。

於是乎,藍曦若一行人再次光榮的被攔住成為了首要攻擊對象。

其實藍曦若很想罵娘啊,尼瑪,你們自己得到好東西的時候怎麼不說了?天天盯著她有意思嗎?

有意思嗎?

這次來的可真全,這三大超級家族竟然都到了,嫡子嫡女們齊齊相聚,竟像是個盛會。

藍曦若優哉游哉的走過去:「喲,你們都在幹嘛呢?」明知道是來搶東西的,她依舊淡定的很。

開玩笑,她身後這四個絕對不是吃素的好嘛?

「就是她,就是她又得到了法器。她身上已經有兩件法器了,還有數不清的修鍊資源,大家上啊!」有個粗狂的男人吼道。

眾人一聽就眼紅了:兩件?

有一件就逆天了,這丫頭竟然還有兩件!而且,光是她身上的修鍊資源也夠多的了!

藍影疏看著眾人,不動聲色的站在了藍曦若的身邊,望著起鬨的眾人,臉色清冷:「藍曦若是我藍家的人,你們若要找事,先想好後果。」

他的聲音雖然不大,但是整個大陸,誰不知道藍影疏的名字?

為人冷酷,天賦異稟。殺人如麻,不講情面。

大陸上見到藍影疏,只有仰視的份。因為他太強大,太無情。小小年紀,已經聖皇五重,直逼高手。

藍影疏一出面,蠢蠢欲動的眾人就遲疑了下來。

「這樣不好吧?藍影疏。難道你是想告訴眾人,這些東西都是你們藍家的了?自古都是誰有能力誰得到,你這樣豈不是有損超級家族的尊嚴?」夢軒嘴角帶了笑意,緩緩的走出來。

「不是還有一句話叫先來後到嗎?」一個清亮的女聲響起,一身白色衣裙的女子緩緩走出人群,站在夢軒的對面。

女子五官精緻,眼神清澈,看起來像是個孩子。

這是?

藍曦若不太認識,但因為這女子敢站出來對抗夢軒,她覺得這女子的人品應該也還不錯。

「夏小姐,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既然你也來了,難道不是搶東西的嗎?」夢軒冷哼一聲,「既然大家都是一樣的目的,你又裝什麼清高,替那藍曦若說話呢?」

夢軒的眼中帶著幾分愛慕,緩緩的走到夏落雨的面前:「落雨啊,你就是太單純了,不要被這女人的外表給騙了。」

藍曦若差點笑死:她的外表?怎麼著?

就在夢軒要將自己的爪子搭到夏落雨肩膀上的時候,一個人影拍掉那隻爪子,:「夢軒,我警告過你了吧,離我姐姐遠一點。」

來人是夏落雨的弟弟,其實兩人是雙胞胎,只不過夏落雨比夏回梧先一步從娘親肚子里爬出來而已。

夏回梧是那種標準的美男,個子高,脾氣好,長相突出,還是個暖男。只不過有一點,對自己姐姐夏落雨很維護。

「喲,看來三大超級家族都來全了,那就更好了。」夢軒嘴角一勾,「誰能搶到就是誰的,這樣就公平了吧?」他眼中閃著暗芒,看著夏回梧。

夢晨看看藍曦若,又看看她身後那三個出類拔萃的少年,心裡嫉妒的很。她可是聽說了,藍曦若是從最低層大陸一步步爬上來的,一個卑賤的底層大陸的人,有什麼資格有如此強大的實力?有什麼資格得到這麼好的東西?

眾人望著夢軒,心裡歡呼雀躍。只要有一個超級家族牽頭,他們也就可以跟著上了。本來就是,誰搶到是誰的。雖然他們不奢求能搶到什麼法器,但是能搶到修鍊資源也不錯啊。

「我說啊,是不是只要我得到好東西你們就要搶?那你們跟著我算了,省的到處找。」藍曦若漫不經心的開口,臉上很明顯的寫著兩個字:鄙視!

眾人覺得藍曦若簡直太囂張,在夢軒的帶領下,就沖了上去。

藍影疏站在藍曦若身邊,迎上了夢軒。這是藍影疏第一次真真正正的在藍曦若的面前釋放出自己真正的實力。

那叫一個帥氣!

雖然說這藍影疏和她也是敵對的,但是,順眼一點總比不順眼心裡要好受一點。藍曦若看著夢軒和藍影疏的對戰,笑的開心。

藍影疏那叫真有實力,只有幾擊,就把夢軒死死的壓制住了。

夢晨不死心,也沖了上來,卻有一個白色的身影擋住了她。

夏落雨?

藍曦若一愣,她覺得……自己和她好像也沒什麼交集啊,而且他們夏家來,不也是為了搶東西的嗎?怎麼還幫她了?

「那個……夏小姐,你是不是打錯人了?我才是藍曦若。」藍曦若有些苦惱的撓撓頭開口,有些呆萌。

夢落雨擋住夢晨,笑嘻嘻的回頭:「沒有啊,我知道你是曦若姐姐,我就是來幫你啊。」

在藍曦若一臉懵逼的時候,夏回梧竟然也加入了戰爭,擋住了另外兩個大家族的人:「其實我們就是看不慣他們以多欺少,再說了,你有本事拿到,那就是你的,我們姐弟二人純粹是來湊熱鬧看看你長什麼樣子的。」

噗……

這句話竟讓藍曦若無言以對。

這個……她是猴子嘛?

「謝……謝謝……」藍曦若眨眨眼,看看身後的夜華傲他們,「看來沒你們的事情了,我來就可以了。」說著,她跳入小家族的中間,直接催動靈力。

冰玉聖訣第二式——狂舞冰怒!

一瞬間,小家族的人全部受傷,慘叫聲不斷。

「你們記好了,我就是藍曦若,若是今後有膽,大可繼續來找麻煩,丟了小命就別怪我了。」藍曦若的聲音帶著寒意,冷哼道。

小家族的人哪裡知道藍曦若有如此強大的實力,只能驚恐的看著她,然後紛紛逃走。還有幾個死命抵抗,最後被殺。

「夢軒啊,見好就收吧,你天天找我麻煩也不嫌累,我都替你累行嗎?」藍曦若擺擺手,一臉的不屑。

夢軒瞪大眼睛:「藍曦若,你別囂張!」

話剛說完,就被藍影疏一腳踹出去,口吐鮮血。

「再囂張也是我們藍家的人,輪不到你們夢家來教訓。」藍影疏冷哼一聲,一腳踩在夢軒的背上,「若是再被我看到你搶我們藍家人的東西,小心有來無回!」

一腳踩下去,夢軒直接昏死過去了。

藍曦若看的眼冒金光:「哇,藍影疏,好霸氣。」

藍影疏有些彆扭的轉過頭:「藍曦若你別以為沒你的事了,回到藍家還有的受呢。」然後開始掏東西,塞到藍曦若的手裡,「這是家主讓我轉交你的,別死在這裡了。」

藍曦若心裡明白得很,但也沒點破,笑嘻嘻的點頭答應了。

藍家家主肯定是不願意她死在這裡,但是也不會這麼大方給她一堆東西。大概,這是藍影疏的意思吧?雖然有點看不起她的嫌疑,但不管怎麼說,也算是知道自己這所謂的哥哥還不是小氣的人。

藍影疏走了,藍曦若看著夏落雨和夏回梧,心裡不知道該作何反應。

「你就是曦若姐姐啊,好漂亮啊!」還沒等藍曦若說什麼,直接被夏落雨給抱住,她只能笑笑。

「簡直比通緝令上的好看多了,他們一定是在丑畫姐姐。姐姐我告訴你哦,你簡直太棒了!竟然能引起那麼大的動靜。」夏落雨的眼中完全就是崇拜了。

藍曦若囧……

這個……有什麼好崇拜的嗎?

不過……夏家應該也是超級家族之一吧?竟然這兩位沒來搶東西,還幫她了?

「姐姐就這樣,藍小姐你別介意。」夏回梧囧囧的要把自家姐姐拉走,卻發現她死死抱住藍曦若的脖子不放,只能無奈的道歉。

藍曦若搖搖頭表示不介意。

這夏家的嫡女倒是單純的很啊,看起來挺有趣的。藍曦若忽然想起在下層大陸的時候遇到的黃穎黎,想到她最後的黑化和瘋狂,有些無奈。

「曦若姐姐我跟你說哦,那些要搶你東西的都是壞蛋,你絕對不能讓他們得逞。還有,我會幫你的!」小女孩一臉的堅定。

藍曦若笑了:「好啊,那我就先謝謝落雨妹妹了。」一個稱呼,也算是默認了夏落雨一口一個「姐姐」了。

赤玄望著這個小姑娘,再看看藍曦若一臉的寵溺,有些不開心了。明明……以前這樣撒嬌的是他來著……

。 「不對啊,我記得明明走的時候,這裡一片動亂。」蘇澤眉頭皺了起來。

然而事實就擺在眼前,公主府所有的部署依舊,就連那些下人都沒有換,大家看到蘇澤回來了,雖然眼神有些不對,但是並沒有人加以制止。

回到自己的住處,這裡依舊是他離開的樣子,所有東西擺的整整齊齊,如果一定要說有什麼不同的話,就是門口的幾叢花枯萎了。

「張靈,你到底在幹什麼。」蘇澤低喃一句,休息妥當之後,直接朝著張靈的別院走去。

來到張靈的別院,這裡依舊是整個公主府最奢侈的地方,花香遍地,就連路上的每一塊磚石都是精心打造的。

「蘇公子,好久不見。」張靈似乎是聽到有人前來,出門迎接。

看到張靈這幅什麼事都沒有發生的樣子,蘇澤有些獃滯了。

到底發生了什麼,他怎麼越來越糊塗了?

「進來吧。」張靈笑著邀請道。

蘇澤連忙點頭答應,隨後走進了房間。

「張公子手段了得,在下佩服。」這是蘇澤內心最真實的想法。

「過獎了,只不過與我而言,雖然我奪得了皇位,但卻輸了整個天下。」張靈苦笑著說道。

「哦?不如請張公子詳細說說?」蘇澤看出張靈現在只是需要有個人傾聽。

「其實我於公主,是全心全意的愛慕,只不過當年玉祁搶走了我張家的天下,我張家就一定得奪回來。」張靈仰頭灌了一大口酒。

蘇澤這才發現面前這個青年根本就不是什麼下層天階實力,而是上層黃階實力!

而張靈所說的這個玉祁正是夏國在位的皇帝,只不過如今已經成為階下囚了。

「當年我好不容易逃走,但卻明白事情沒有結束,我召集所有舊部,用盡辦法才讓他們信服於我,一步一步精密計劃,這才有了今天的成功。」

分明應該是件開心的事情,可是張靈手中的酒根本就沒有停下來過。

看著張靈這副想要爛醉於此的樣子,蘇澤忽然就明白了。

如果一定要說有什麼東西能讓一個人如此痴狂的話,恐怕就只有愛情了。

果不其然,張靈已經雙眼泛紅了,口中的話越來越沒有邏輯,但是依舊能讓人聽懂他想表達什麼。

「我原本以為我成功推翻了玉家,可為什麼玉無雙的笑一直在我的腦海里揮之不去?」

「我原本以為我是個無情無義的人,因此我也堅信我可以成就帝王之業,只不過如今看來我太傻了,情緒竟然會被一個女人左右。」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