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回家,帶些茶點回去。」什方逸臨起身,拉着她的手出了閣樓。

回家,多麼好聽的兩個字,自從母妃被冤屈圈進在寺廟,遁入空門后,他就再也沒有家了,哪怕被封為王爺,賜了府邸,他也從未有過家的感覺,直到遇到她。

樓下,南離早已把茶點打包好。

「你們先回吧,我在這幫幫忙。」南離把打包好的茶點遞給顏幽幽。

「也好。」顏幽幽點頭,看了看正在招呼客人的靜姝,對南離道。

「有時間,你找幾個會功夫的夥計過來,靜姝一個人在這,恐有不妥。」

雖然顏修洪說過不會再找她的麻煩,但不代表,不會找靜姝的麻煩。

俗話說,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她事務繁忙,南離也不可能天天呆在茶樓,找些會功夫的夥計,總的來說是有必要的。

「好,我記下了。」南離點頭。

「主子,王爺,這就要走了嗎?」靜姝已經招呼完客人。

「嗯。」顏幽幽點頭「對啦,忘告訴你了,這間茶樓南離也入了股,以後她也算是茶樓的半個主人,有什麼事兒,我不在,你就找她。」

靜姝看向南離,高興道:

「那感情好,恭喜恭喜。」

「不用恭喜她,你依舊是掌柜的,這茶樓的經營和迎來客往,還是依靠你的,不過,如果你願意,也可以入一股進來,這樣一來,你也算是茶樓的半個股東。」

「我。」靜姝有些意外,又有些激動。

「我可以嗎?我真的可以嗎?」

「自然可以,三個店鋪,我總要開個醫館的,所以,其餘兩個店鋪總要有可靠的人經手,況且,南離也不能日日待在茶樓這,她自己那還有一大攤子事兒。」

其實,顏幽幽也是看中了靜姝的能力,性格開朗外向,接人待物落落大方,雖不是姑娘家,年紀也比她和南離稍大,但容貌尚在,既有姑娘的美貌,又有婦人的潑辣,還不怕事兒,遇強則強,這樣的人,經營好茶樓,綽綽有餘。

「嘿!傻了。」南離撞她一下。

「沒,沒,我就是.就是有些意外。」靜姝聲音哽咽。

她一個被人當做禮物送來送去的女人,一直以為躲在那一方后宅老死一生,沒想到,顏幽幽和南離不但不嫌棄她的身份,還如此看中她。

「主子。」靜姝抬頭。

顏幽幽抬手制止「你如果打算入股茶樓,那從今以後就不能叫我主子了,況且,別人叫我主子,我還尚可心安,你叫,總覺得彆扭。」

畢竟,她是顏修洪曾經的小妾,雖然妾室在這個時代,比主家大小姐的身份還要低微,但顏幽幽就是覺得彆扭。

更主要的一點是,她原本不用捲入她和顏修洪,顏白氏之間的恩怨,是她利用她在先,顏幽幽最不喜欠人情,讓她入股茶樓,也算是給她有所補償,讓她以後不至於顛沛流離。

「那.總的有個稱呼吧。」靜姝有些為難。

顏幽幽已經與顏修洪斷絕了父女關係,再叫大小姐,也不合適。

「對啊!該怎麼稱呼我?」顏幽幽也犯了難,抬頭看向什方逸臨。

「大掌柜。」什方逸臨開口。

「啥。」顏幽幽還沒明白他的意思。

「三個店鋪都是你的產業,自然要稱呼你為大掌柜。」

「對,還是王爺想的周全,顏大掌柜。」南離摟着顏幽幽的肩膀,嘻嘻一笑。

顏幽幽也笑道「也好,這樣的話,倒是分的更清楚了。」

說着,抬頭看向什方逸臨,調侃道。

「多謝王爺賜名。」

什方逸臨見她笑顏如花,心情很好,正待要在誇她幾句。

便看到茶樓外,一輛馬車戛然而停。

馬車上,雲二皇子急匆匆的跳了下來,一步跨進屋裏。

「顏女醫,語瑢失蹤了,四王並沒有把語瑢送回典客署。」

「什麼?」顏幽幽一驚。

「二皇子確定,雲公主沒有回到典客署?」什方逸臨反問了一句。

雲二皇子點頭「語瑢的房間沒有,院子裏的丫鬟和守門的侍衛都沒有看到語瑢回去。」

「不會出事吧。」顏幽幽眉頭緊皺。

「有老四在應該不會出事?」什方逸臨安慰她。

「別急,我派人去找。」

「北溟,魅影,帶人去找四王和雲公主。」

。 「寶兒姐!你這是怎麼了?」

旁邊的聯盟成員狐疑的看着秦寶兒,滿眼的不可置信。

在平常寶兒姐可是對這些所謂的臨時館主不屑一顧的,甚至連正式館主她都沒什麼好眼色。

怎麼突然對這個男人發這麼大的火?

難道……

「寶兒姐認識這傢伙?」

這個有些八卦的聯盟成員,想到某種漫畫中的可能,兩樣放光的在楊凡和秦寶兒身上來回,想要看出個究竟。

「你在看什麼?」

被這股子眼盯得異常不自在的秦寶兒,眼神中寒光炸現。

「額……沒什麼,沒什麼!」

「寶兒姐!我們快走吧!」

聯盟成員看到秦寶兒的眼神,連忙恢復一副乖寶寶的樣子。

「哼!沒有最好!」

秦寶兒哼哼一聲,高傲的眼神中難免透露出些許得意。

作為秦家年輕一代的天才,在十八歲時就已經是多次聯盟新秀賽的冠軍得主了!

要不是家裏老祖說要磨磨她的性子,怕是她現在已經是聯盟天王級別的人物了。

「不過老祖是怎麼知道聯盟特別行動隊的呢?」

「這裏的傢伙可真是一個比一個不簡單!」

秦寶兒微微眯着眼睛,想起了之前進入行動隊所經歷的惡魔特訓,身上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就算是加入了行動隊一年多了,回想起那場特訓都頭皮發麻!

而且當時自己不可一世的心態,也確實在行動隊里磨鍊了不少。

就拿現在自己身邊的這個人來說,雖然看上去柔柔弱弱的,但你要是知道她的精靈都是些鐵甲暴龍、大鋼蛇之類的話……

暴力少女!

惹不起!

「這次……大哥讓我多注意一下海市道館館主,這傢伙身上究竟有什麼值得他留心的?」

跟上楊凡步伐的秦寶兒,看着身前的背影,心中的疑惑更甚。

這個看起來和她年紀差不多大的人,究竟有什麼本事?

片刻后。

幾人來到了海市入海口。

一路上楊凡的波導早就注意到了,在臨海街的海底下,有着數量龐大的精靈意識。

甚至其中還不乏有着已經達到了准天王的存在。

想來應該是和當初暴鯉龍差不多,這種等級絕對是某個精靈族群的王了!

「這……凡哥!」

「這些精靈好像沒有惡意啊?」

「為什麼它們要圍住海邊?」

沈詩柳從臨海街趕過來,還沒有徹底恢復的身體,讓她的小臉有些蒼白。

「不知道,待會去問問吧!」

楊凡有些驚訝的看了一眼沈詩柳,旋即便恢復了正常。

之前聽沈言說過,沈詩柳是準備朝着培育師的方向發展的,這種能力估計是她在學習中無疑覺醒的。

只是……

他一直以為現實世界的特殊能力者很少,沒想到僅僅在自己身邊就有這麼多的能力者。

王辰算一個,姜華月大小姐的雙生靈魂也算一個。

這會兒又來一個沈詩柳!

「特殊能力者還是有些常見啊。」

想到精靈世界裏面,那些成為知名的道館訓練家或者培育師的,都是些天賦異稟的人,楊凡也有些釋然。

「楊凡館主,請跟我來!」

在走到封鎖線口后,身後的秦寶兒朝封鎖口的聯盟成員示意后,將楊凡和沈詩柳帶進了入海口。

「楊凡館主,這次你主要負責清理一下想要上岸的野生精靈即可!」

「其他的交給我們就行!」

秦寶兒將楊凡帶到入海口處的廣場。

看着烏泱泱一大片的水系精靈,就連和傳說戰鬥過的楊凡一時間都有些咂舌。

這種規模的精靈潮,他也是第一次見。

不得不說,這種也相當於難以預見的自然奇觀了。

所以沒有第一時間回答秦寶兒,讓她頓時皺起眉頭。

「這傢伙難道是想跑了?」

「嗯!沒問題,交給我吧。」

回過神來的楊凡朝着秦寶兒點頭,完全沒有在意秦寶兒有些不客氣的語氣。

「那就好,這裏就交給楊凡館主了!」

秦寶兒一臉懷疑的盯了楊凡許久,直到沈詩柳不著痕迹的擋在了楊凡身前,才臉色微紅的轉身離去。

「可以放開了嗎?」

楊凡看着已經離開的秦寶兒,苦笑着看向沈詩柳。

從秦寶兒看着他開始,沈詩柳就有意無意的在宣誓自己的主權。

雖然楊凡也樂在其中,但沈詩柳現在確實還沒有徹底長開。

某些地方抱緊之後,真的有些膈手。

「哼!」

「狐狸精!」

沈詩柳同樣看着秦寶兒,嘴裏嘟囔了兩句。

不過想着自己剛才大膽的動作,也是連忙將楊凡的手臂放開,蒼白的臉上也染上了一層紅暈。

「乖!待在這等我一會。」

楊凡笑着揉了揉沈詩柳的腦袋。

隨後轉身朝海邊走去。

他很想知道這些精靈究竟是為什麼才來的?

難道真的是因為美納斯的進階模板?

「嗯!」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