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不那麼簡單。歹徒們搶走了很多財物,歐式集團幾乎被洗劫一空,這作案手法不像是商業仇殺。」

「啊,那就是盜竊團伙了。」張凡假裝驚訝的叫了一聲,「大手筆呀!」

臘月此時已經醒過來,聽了張凡和王局長的對話,在一邊偷偷的笑。

張凡用手示間臘月不要笑出聲來,然後問道:「歐式集團橫行鄉里,罪行多端,民憤極大,這件事是對他們的報應,我倒是覺得有點大快人心啊!」

「可是,這麼大的刑事案失眠,社會影響太壞了,必須儘快偵破!」

「王局長,呵呵了,我一聽這種做案手法,就已經有數了。」

「你有線索?」

「其實我不用到現場偵查,也猜到這事是誰幹的,像這種大手筆,除了鳥族沒有其他犯罪集團敢於這樣做。所以我的意思是,對於鳥族,應該是收網的時候了。」

「收網?我們連鳥族的影子都沒有找到,收什麼網啊?」王局長苦笑著,很無奈。

「王局長,有件事,我昨天晚上就想跟您彙報,但看時間太晚了,怕打擾您休息,所以就沒有給你打電話。」張凡賣著關子道。

「你呀你呀,不是告訴過你,二十四小時我的手機都對你開放嗎,快說!」

「鳥族的巢穴,我已經找到了!」

「張凡,你說什麼?找到了?」

王局長的聲音已經變調了,聽起來像是嘶啞,可見他激動到了什麼程度。

「當然,是我和臘月一起找到的。」張凡笑道,「你們局裡應該給臘月記功啊!」

「挑有用的說,在什麼位置?」

「具體的位置我馬上用微信定位發給你,不過那個位置有點特殊,是處於懸崖的半腰上,形勢地形非常險峻,易守難攻,如果我們強攻的話,依我和臘月對鳥族的了解,他們不可能投降,投降也是個死,肯定會頑抗到底,估計,最後會造成鳥族的全體滅亡。」

「嗯,嗯,有道理,有道理。你把具體情況細說一下,我們可以找到一個最佳方案。」

張凡便把手機遞給臘月。

臘月把具體偵查到的情況,向王局長做了詳細彙報。

王局長沉思了一會兒,「這件事情一會兒我跟專案組長再研究一下,縣裡的前線指揮部,很快就會派人過去跟你聯繫,我的總體意思是,能活著的盡量活著,但是對於負隅頑抗的死硬分子,也應該採取果斷措施。」

「王局長,我有個想法,不是該講不該講?」張凡接過手機道。

「講吧講吧,什麼時候學得跟我客氣起來了?」王局長笑道。

張凡看了一眼臘月,微微一笑,「王局長,我不想讓臘月參與最後的行動,畢竟臘月以前也是鳥族的人,她參與這項行動,並不是十分妥當。」

王局長想了一下,「要臘月接電話!」

臘月接過手機,「王局長,這事我聽您的。如果需要我參加,也沒問題。我現在的身份是警察,不是鳥族的一員。」

張凡暗暗佩服:臘月嘴甜哪!說話也是非常到位,這樣的話,她將來事業發展很有前景。真沒想到,她的適應能力這麼強。

顯然,臘月的話令王局長十分舒服,他的聲音變得十分親切,「臘月,我感覺,還是尊重你的意見!」

「我的意思跟張凡一樣,我不想參與了。」

「那好,我明白了。可以理解,你可以回京城了,你的任務完成得非常好嗯!,」

放下手機,臘月冷笑道:「好了好了,我不在你身邊了,不管你幹什麼,都沒人知道了。這就是你要的效果吧!這回你可以放開手腳幹了,哼,我早就知道你想甩開我!」

張凡內心倒是有幾分尷尬,不過表面上仍然是十分的強勢:「我是這替你著想嘛。」

「行了行了,其實我真的不想參加最後的行動。如果我參加了,以後會有人罵我滅親。」

「就是就是嘛。」

鳥族「完成了任務」,張凡也要守信用,於是,和臘月打了一輛計程車,來到灰土窯村養豬場,把那個送財使者放了。

還要送財使者捎話給大族長,老老實實的在山洞裡呆著,以後不要四處擾民。

送財使者答應著,慌慌張張的跑掉了。

兩人回到鎮上,作案組和前線指揮部的人都在鎮警察所等著他們。

大家邊一起坐下來研究案情。

縣警察局的警官首先介紹了昨天晚上在縣城裡發生的歐式集團被洗劫案件,這個案件之大,幾十年沒有發生過的,歐式集團的公子猛少被砍斷四肢,失血過多而死,歐老闆受了重傷,全身刀傷八十二處,現在正在搶救,家裡的財物被洗劫一空。

。 景霄天道氣在身上流淌。

陸百1拾萬倍快進功能吞納這景霄天的力量,吞噬而來的龐大的力量注入體內,經脈、竅穴沒有任何的不適感。

彷彿沒有盡頭般,吸納得越多,對身體改造就越徹底。

時間就像沒有了盡頭,不知道過了多久,羅青山體內的不朽混沌真氣已經融入了景霄天道氣。

五種不同的道氣相融,每一縷不朽混沌真氣提升,都會呈指數提升。

「我的一縷不朽混沌真氣,威力就超越一道道力蘊含的能量指數總和五倍。」

羅青山呼一口氣,化作雷霆滾滾,隱若間有開天闢地之妙。

「若是打通了虛空真道九層,融合了九霄天的道氣,不敢想像這股力量將會有多大。」

突然,頭皮炸裂,虛空中裂開一道眼睛,凝視着羅青山。

血液沸騰,體內真氣化為狂暴混沌海,生命遭受前所未有的死亡危機,最本能應激反應激活,渾身力量凝聚頭頂,集合他的萬劫華蓋,形成一朵慶雲,想要遮蔽虛空之眼。

穿越虛空真道的力量,帶着一股浩瀚偉力壓下,整個景霄天都在動蕩。

彷彿天塌下來般,他如同螻蟻般承受虛空的力量,稍有不慎,將會粉身碎骨,不滅體都難以復活。

「這虛空之眼怎麼會出現!!!!」

超越時空、輪迴、命運,超脫並凌駕一切之上的力量,僅僅是注視就讓他遭受難以想像的打擊。

羅青山不顧一切,運轉快進系統,此刻,他只有一個念頭,將煉虛師的力量發揮到最大。

超越剛才百倍吞噬能量速度,卷席九霄天,甚至第六重天玉霄天的力量都被他引導,一絲一縷被引導,落入萬劫華蓋這道大神通上。

五彩慶雲如遮天傘,多了一絲玉質。

正是這一絲玉質力量的出現,羅青山才稍感輕鬆。

景霄天道氣不斷凝聚,羅青山已經化為了黑洞,卷席這重真道層數百萬里範圍的力量。

煉虛師奧義,是煉化虛空。

若是繼續擴大,羅青山極有可能將景霄天都煉化。

可惜,景霄天太大了,無窮無盡,難以觸及邊界。

或者,景霄天就不存在邊界的概念。

只是,這數百萬里範圍內的一切道氣,以及真道,都被羅青山強行吞噬。

此時,他就是這片虛空的真道之王。

一念間,將之煉化。

數百萬公里,皆為王土。

一道纏繞着三千道混沌印記在他眉心凝聚,他的身後,出現一張虛空王座。

心有所悟,羅青山放棄抵擋,坐落虛空王座上,眉心混沌印記宛若大道之眼,凝視虛空之眼。

虛空之眼卻在此時,慢慢癒合,消失不見。

「虛空凝王位!」

「這是王者位格!!」

羅青山心臟撲通跳得厲害。

這代表着他的實力得到了無盡虛空的認可,擁有了虛空不朽之王的資格,更擁有了大帝的資質。

「開闢五重天,成就虛空王者位格?!!」

「不是只有走到七重天,才能凝聚虛空王者位格嗎?」

「這就是混沌一道的恐怖嗎?」

羅青山脫虛般,坐在某種虛空權能凝聚的王座上,靜靜地體味身上的力量,經過這一次虛空之眼的考驗,他對體內的掌控力增強了至少百分之五十。

這代表着,他的道力更高效,更具威力。

「萬劫華蓋蛻變了。」

羅青山心念一動,萬劫華蓋化為長袍罩在身上。

這門大神通已經晉陞為大真道術,一門無敵的防禦真道術。

停止了修鍊,元神橫掃景霄天,將煉化的這片虛空真道抹平。

「我一直忽視的煉虛師,給予了我最大的幫助。」

「是我著相了,一直陷入追逐外部能量、大道的假象之中。」

「修士最大的優勢,並非吸納了外界多少力量,而是走出多強的道路。」

「想要逆天而行,就要精湛自身的修鍊之道,讓其凌駕於外界的一切大道。」

「這才是修鍊的意義。」

「以智慧締造無上修鍊之路,超脫世間一切。」

羅青山站立起來,虛空王座化為光芒,融入眉心的混沌王印中,隱匿肉身之下。

憑藉着萬劫華蓋所化的遮天劫衣,身上的氣息,隔絕了自身的氣息,外界難以揣摩出羅青山真正的力量。

「該回去了,不然客棧要趕人了。」

支付了兩百時令,開了三個月零十天的房子,希望不要到期限了。

元神一念,不朽混沌道門出現,羅青山跨出了景霄天。

身後,留下的是數百萬王土,以及一座聳立虛空王土中央的混沌道門。

篤篤篤~~~

敲門的聲音驚動了剛回到房間秘境中的羅青山。

環視四周,這秘境的一切都難以隱瞞他的視線。

客棧沒有監視他,他離開這段時間,沒有人進入他的房間。

揮揮衣袖,將自己留在這秘境中的氣息抹除。

非羅青山小心,而是他的力量太過強大了,若不抹除虛空中的混沌氣息,後來者必定能窺視他的力量。

「誰?」

「客官,你的租房日期到了,請問您是否再續?」

「不續了。」

羅青山想了想,打開房門,走出房間。

客棧的夥計是一位老態龍鐘的修羅族人,只有法境修為的他,在漫長的歲月之中,臉上儘是滄桑故事。

他垂落眼皮,不敢直視羅青山,背部微躬,盡量表達自己的敬意。

「房間不錯,客棧服務我很滿意,這是賞你的。」

羅青山心念一動,混沌星辰中種植的先天靈藥被他煉化成為延壽靈藥金丹,隨手丟給這位客棧夥計。

「這算是你的小費,一顆先天延壽金丹。」

這位老態龍鐘的客棧小二猛地抬頭,眼中閃爍一絲疑惑,一絲緬懷與激動。

「謝謝客官。」

他連忙接過來,作揖行禮。

羅青山點點頭,沒有理會這位客棧的老夥計。

地球穿越者?

輪迴宿慧覺醒者?

命運讓人抓摸不透的地方就是如此。

彷彿超越三母河的更深層次力量干預著某些人的命運。

這位客棧夥計的壽命即將走到盡頭,恰巧遇到了羅青山,否則,他一旦在修羅禁地死了,靈魂能否輪迴超度都難,很大可能淪為飄蕩天穹上的血煞之靈的食物。

「逆天改命者,不需要驚天動地,只需要命運發生了偏移,而接下來人生越來越好,人身上的命數也將會越來越好,像滾雪球般,最後必定山崩地裂,震懾一地。」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