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嗚~強大強二,你說我們要去哪兒啊?」小蟑螂抹着眼淚,「我們好慘啊,這麼小就沒有家了!」

「強三,你再哭,信不信我讓強大打你!」高高瘦瘦的蟑螂說道。看來他就是強二了。

「哇~我,我說的是實話么?」最小的蟑螂還在哭哭啼啼。

「強三,別哭了,你看,爸媽趕我們出來多好,聽說人類世界可美了,到處都是鮮花和蝴蝶,比咱們這裏可強多了。」圓圓胖胖的強大說道。

「真的嗎,強大?」又瘦又矮的強三好奇道。

「那當然,到了人類世界,到時候我們憑藉自己的才藝,賺到錢,不是想吃什麼就吃什麼?」

「哇!」

強三瞪大了眼睛,滿是憧憬,眼裏閃爍著希望的小星星,大聲道:

「我要吃麵包屑!」

「你傻!」

強二一巴掌拍到強三的小腦袋上,「那時還吃什麼麵包屑,有錢了早就吃麵包了!」

「是那種麵包做的房子,麵包做的桌子,麵包做的椅子……」

「是啊,那時候我們就躺在麵包里……」強大附和道。

「一邊唱着歌,一邊吃麵包,一遍遍睡覺……」強三呼吸都急促了。

「醒了吃,吃了睡,睡了醒,醒了吃……」

「太美妙了!」三隻小強眼裏同時冒着小星星,好似美好的生活就在眼前。

「咳咳!」周陽突然探出頭來,陰森森道,「在人類世界,小強一般都是被直接踩死的。」

「怎麼可能!」三隻小強異常生氣地抬起頭,「我們這麼可愛,人類怎麼會踩死我們呢!」

三隻小強插著腰,

「你誰?」

「你說什麼?」

「你好囂張啊!」

「你是……唔,是你!」

三隻小強認出了周陽,就是那個被自己父親暴打,結果父親卻要跪下求饒的人類!

三隻小強對視一眼,同時拜倒在地,向著周陽磕頭,

「世界上最偉大最神聖最高貴的物種人類,人類中最偉大最神聖最高貴的雄性閣下!」

「請您饒了我們吧!」

說着三隻小強泣不成聲。

「我們已經失去了家園。」

「我們已經成了流浪的孩子。」

「我們吃不好穿不暖。」

「我們又飢又寒又餓又凍。」

「我們媽媽不要我們了……」

「我們爸爸不要我們了……」

「我們好慘啊……」

三隻小強淚腺真是發達,六條眼淚就直接噴了出來。

「你們會做什麼?」周陽哭笑不得,問道。

「我們會唱歌。」

說着,三隻小強摘下結他,一邊彈奏一邊充滿悲愴地唱道:

「小白菜呀,地里黃呀,兩三歲呀,沒爹娘呀……」

「好!每天一人一塊麵包,奶油味兒的,做我店裏的迎賓,怎麼樣?」周陽蹲在三隻小強面前,笑道。

「迎賓?」強大說。

「一人一塊麵包?」強二道。

「一天?」強三笑。

「好!」三隻小強異口同聲答應了。

「嗯,以後你們就叫我老闆。」周陽樂呵呵道。

「老闆好!」三隻小強恭敬地行了一禮。

「好說好說,我先把你們收起來,回到地面放你們出來。」說話間,不等小強們答應,周陽直接收了他們。

他抬起頭,卻發現劉媛媛正用怪異的眼神盯着自己。

「你剝削勞工這麼熟練,不是第一次做吧?」

「哪有剝削,我給他么的可是正宗的奶油麵包。」

「那你也是在雇傭童工。」

「小強不是童工。」周陽絕不會承認的,這可是違法的,他立即岔開話題,「走啦,我們去找你的檢修室。」

「切!」劉媛媛撇撇嘴,「你這張嘴就是騙人的鬼,每一句話都不是真的。」

「怎麼會?我對金蓿的話可是比真金還真。」頓了一下,「對你的話比天真還真。」

「忽悠人吧!」

「好了,等我們打幾炮,咱們就逃。」

周陽不打算和劉媛媛爭辯,和女人爭辯是最傻的事。

周陽將金蓿交給劉媛媛,然後變出三枚小型導彈。

「導彈?」劉媛媛大為驚訝,「你到底是做什麼的?」

「嘿嘿,不才,秘密研究所的研究員。」周陽將三枚導彈對準劣物蟻群的後方,直接發射。

「這是什麼導彈?」

「雛菊切刀。」周陽解釋道,「改良過的,減小了體積,改變了燃燒物,嗯,增加了威力。」

說話間,周陽和劉媛媛已經站在遠處,按下開關。

三枚導彈直接發射,衝出了絢爛的火焰,劃破長空,落到飛蟻群的後方。

大面積的燃燒出現,遠方的天空瞬間變成了紅色,升騰起三朵蘑菇雲。

「快跑!」周陽收了導彈支架,一手一個,抄著金蓿和劉媛媛,風一樣的在山林里逃竄。

「你!」劉媛媛氣急。

「你跑不過我!」周陽解釋道。

「回頭我向金蓿告狀!」劉媛媛咬牙切齒,「你手往哪裏放的?」

「哦。」周陽重新把劉媛媛扛到肩上,抱着劉媛媛圓潤的大腿,「看來你喜歡這樣。」

「你!」劉媛媛氣得急喘,最後只能默默接受。

沒辦法,形勢比人強。

等著瞧,回頭讓金蓿處理你!她心裏暗暗想着。

爆炸的紅光照亮天際,大片大片的飛蟻群直接被烤成了焦炭,有的直接汽化。

「吼!」大猩猩看嚮導彈發射的方向,一把甩開兩隻蟑螂,

「人類,該死!」

他正欲沖向周陽。頭頂突然出現一柄光劍。

「你們的孩子在我那兒打幾天工,工錢就是這隻猩猩的命了。」周陽的聲音傳到重傷倒地的蟑螂王和蟑螂后耳畔。

光劍直接落下。

「吼!」

大猩猩發出不甘的聲響。

「既然已死,何必出來作孽!」

大猩猩全身放光,一道道光芒透體而出,就像是被利劍刺出來的窟窿。

嘩~

一團巨大的光綻放,大猩猩飛灰湮滅。 車程流走,林閬的警惕在聊天中擱淺。王阿姨話題不停,聊起很多和路叔叔的事,家長里短聽來瑣碎又幸福。

記不得何時安靜下來,王阿姨趴在桌上小憩,路叔叔頭靠椅背閉上了眼睛。

瞌睡蟲猖狂地亂竄。林閬強撐眼皮,腦子裏謀劃出一些事情。她心虛地側頭,用眼角餘光快速掃了下旁邊的人。

那人閉目不語,安如泰山。

林閬輕吁一口氣,靜靜看向窗外稍縱即逝的景物。車廂里飄來泡麵的味道,說話聲時大時小。

漸漸地,她的視線變得模糊。

夢中的世界忽而嘈雜,忽而寧靜。迷迷糊糊里,林閬感覺臉上熱熱的,有人好像在扒拉自己的眼皮子。

「小林!」「姑娘啊到站了!」「姐姐醒醒!」

呼喚的聲音交織耳畔,林閬艱難地睜開眼睛,嘴角濕漉漉。她不由地抹了下嘴,眼前慢慢清晰。

戚洺聞的肩膀上,一片潮濕。

他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掏出一條手帕遞來:「把嘴擦乾淨。」

「臨市馬上到了,要下車的注意啊!拿好個人物品!」乘務員喊聲響亮。

林閬騰地站起來,腦子醒了幾分。她匆忙地收拾斜挎包,拎起東西就要往外沖。

戚洺聞長腿擋在外面:「急什麼!還沒到。」

走道那邊的小男孩捂著嘴笑,又放下手吐吐舌頭,兩隻眼睛明亮亮地看向她。

林閬臉頰紅得滾燙,尷尬地坐下。

戚洺聞拿着手帕接近,林閬來不及躲閃,後腦勺被一隻手控制住。

王阿姨笑吟吟地說:「小林睡得真香啊,我們喊不醒你,小夥子一句話比得上十個鬧鐘!」

林閬難為情地擠出笑容,拿過戚洺聞為自己擦嘴角的手帕:「我自己來!」她緊緊攥著帕子,又瞅了一眼他不菲外衣上的那抹水漬。

「你聽到了我說的話?」戚洺聞含笑而問。

正在這時,火車慢慢停了下來,到站提示音響起。

林閬沒有接話,再次拿好東西。

路叔叔起身幫她拿下行李箱,戚洺聞隨手接過來。

林閬忍俊不禁。戚洺聞一身衣服端正高雅,淡紫色行李箱在他手裏莫名突兀。

她努力剋制住笑,恢復面無表情。

「小夥子!阿姨看好你們哦!」王阿姨手指比了個心。

路叔叔也跟着打趣:「今天提前吃喜糖了!」他手裏還有一顆巧克力。

小男孩在媽媽懷裏招手:「哥哥姐姐再見!」

戚洺聞面容舒展,彷彿變了一個人:「再見!」說罷拉着她的行李箱轉身向前。

林閬訝異地呆住,戚洺聞和大家相處這麼愉快?她睡着的時候發生了什麼!

後面的人陸續湧來,林閬等不及多想,告別後快速下車。

車站裏人頭攢動,聲音喧雜,行客們步履匆匆。

這其中,戚洺聞走得緩慢,好似在廣場里自在漫步。

林閬的腳步更慢,她故意和他隔開一段距離,戚洺聞總是輕易地將距離拉近。

她想在熙攘人群里溜之大吉,奈何行李箱壓在他手裏。或者捨棄箱子?不行,給奶奶買的東西還在裏面。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