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

刀劍相交,發出清脆的鳴聲,在石壁上反彈回蕩,很快傳遍了這「一線天」中。

同樣,也驚動了休息中的食炎鷲。

「嘎~~」

食炎鷲瞬間張開火焰羽翼,張嘴對着山路發出嘔啞嘲哳的嘶鳴聲,雙翼一揮射出幾道火焰,將一些草叢點燃。

安然此時已經潛伏到敵人團隊的後方,躲在樹上看着食炎鷲的行為有些無語:

「難怪從這裏往上一點植物都沒有,原來全被你燒光了。」

他的下方是混亂戰場,伴隨着舞櫻和女陣師的加入,一共十七人正在大亂斗。

餘下三名卦修和三個重傷站在一側。

凌霄小隊的卦修看着面前兩人有些犯怵,由於時間不夠,他的戰鬥手段很多都施展不出,對面也是,但人數上來看還是他處於下風。

安然握緊匕首,劍尖微斜指向那兩名卦修中間。

「先把這兩個卦修除了吧。」

卦修在隊伍中是主腦地位,測方向,辯凶吉,就連隊長也要多聽取卦修意見,幹掉掛修,能給一個對方不少負擔。

意念決定,安然身體不動,腳下影子卻緩緩伸向那兩名掛修。

此時兩名掛修也看到了食炎鷲,面色大變,正要推算下一步行動該打該撤,突然心生危機感應。

一人取出紙符丟向背後,另一人則雙手結印,在背後形成一片靈力護罩。

做完這些,兩人同時轉身,看到的確實一道被紙符洞穿的殘影。

「不好意思,猜錯了。」

耳邊傳來幽幽的惋惜聲,隨後他們便失去了意識。

幹掉兩人,安然拍了拍手,對自家卦修打了個手勢,向藍顏那裏集合。

戰場混亂,但所有人都留了心眼,因此都看到安然偷襲成功,有人破口大罵:

「你!不講武德!」

「咻咻咻!」

一片火焰羽毛從天而降,打斷了對方的話,也將戰場割裂成幾個小部分。

食炎鷲從天而降,重重落在通往山腳的路,囂張地表達它要屠殺所有人的想法。

藍顏撇撇嘴,振臂一呼:「撤退!」

敵人愣了一下,撤退?撤哪兒,路都被堵上了!

然後他就看到這支不講武德的隊伍扭頭往山上跑。

「嘎~~!」

食炎鷲看到有人沖向他的巢穴,滿腔憤怒化作火焰肆虐在山路上,逼迫着這個十八人小隊前進。

領頭的一位咬咬牙下令道:「帶上傷員,我們追上去!」

帶着五名昏迷的累贅走了幾步,他們就看到原本應該探路的那位師弟腹部流血,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靠!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領頭怒罵一聲,還是老實的拿出療傷葯塞入師弟嘴中,扛到肩上繼續趕路。

安然聽着後面連綿不絕的轟擊聲和罵聲,嘴角微微揚起,頭也不回地揮手將匕首甩出,準確將建立在懸崖上的鳥巢擊落。

「啪嗒」一聲,樹枝做成的鳥巢落在地面,頓時散架。

領頭感受到背後急劇升高的溫度,一臉慘白:「完了!」。 秋原悠人拖動滑鼠,繼續瀏覽,他發現「新小說」的搜索結果,比起「嫌疑人x」明顯高出了不少,或者說,足足多了幾十倍。

但裏面有一個問題,那就是這些搜索結果,大多數發表的都是在7月到9月中的時間,也就是《ZOO》系列還在連載的時候。

在9月中之後,新增帖子的數量和頻率開始急劇下滑,並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急劇減少。

秋原悠人琢磨了一會兒,發現也不奇怪,畢竟缺少話題性作品的話,《新小說》確實會遇冷。

按這個趨勢來看,銷量應該跌了不少吧。估計,編輯部會很頭疼吧……

他想了想,滑動滑鼠,找了一個近段時間回復最多的帖子,點擊進去看了起來。

帖子的標題是「近期的新小說怎麼了」,內容則是對《新小說》內容的不滿。

在下方的回復里,不少人紛紛表示,在秋原老師停止連載后,《新小說》變得很無趣,缺乏有新意的故事。

不過也有人提出了不同的意見,說根據《新小說》的插頁公告,秋原老師過段時間會發佈新作品。

秋原悠人有些詫異,更多的是無語,我什麼時候說要發佈新作了?

他琢磨了下,便用自己的這個新賬號回復了一條:「據我的一個在內部工作的朋友說,秋原老師和《新小說》編輯部的合作,已經宣告結束了。」

結束回復后,他等了一會兒,發現沒有人回應,便關掉了這條帖子,打開了另外一個寫着「很失望,關於門協悠真的作品《尋覓的腳步》」這個標題的帖子。

出於好奇,秋原悠人仔細讀了一遍,發現這條帖子寫了千來個字,把《尋覓的腳步》的主人公以及幾個破案的手法都分析了一遍。

到了最後,發帖的人還強調說,這些內容大多都是拾人牙慧,讓人覺得無趣,看這本書,不如去買一本《北海道觀光指南》來得好。

在下方的回復里,則形成了涇渭分明的兩派,一派表示支持題主的觀點,也覺得很無聊,另一派則強調,這是根據真實的警察破案改編。

從數量來看,前一派的人數比較多,佔據了絕大多數。

秋原悠人笑了一聲,門協悠真搶了他的金賞,他心裏還是有點不服氣的。而且從他的專業角度來看,他也確實覺得這部作品很無聊。

要不要也寫條帖子「踩」一下?

秋原悠人思考了一會兒,還是放棄了。

有這個時間的話,不如找找怎麼怎麼引流的辦法。

現在的網民人數起碼有幾十萬,哪怕10個裏面只有1個人喜歡推理小說,也可以為《嫌疑人X》帶來更多的銷量。

而且更重要的是,可以通過網絡這個渠道,來為《嫌疑人X》增加一定的曝光,從而使得書籍更好賣。

不過,該怎麼做呢?

這時,秋原悠人突然想起之前在這個論壇發佈的那條帖子《推理計程車》,於是他很快找到了這條帖子,並點擊了開來。

在帖子下面,回複數量居然有足足上千條,不少人更是回復說「真可怕」、「好嚇人」。

除此之外,也有許多人表示,自己準備去購買《新小說》,看看作者的其他作品。

看到這麼多的回復內容,秋原悠人一時間有點驚訝。畢竟從回複數量來看,這條帖子比剛剛門協悠真的《尋覓的腳步》,多了足足好幾倍。

要知道,對方可以一部十幾萬字的長篇小說單行本,而《推理計程車》只是一篇萬把字不到的短篇小說。

難道,是因為免費的緣故?

秋原悠人放下握住滑鼠和鍵盤的雙手,閉上眼,把身體靠在了電腦椅上。他轉動着椅子,思考了另一個問題。

這樣的話,要不要在網上連載一部長篇小說,從而吸引流量並轉換成購買力呢?

不過,會不會有點浪費?

他琢磨了半天,也沒下定決心,決定還是晚上回家再仔細想想。

作出決定后,他關閉了電腦,走到了前台結賬。

……

離開網吧,秋原悠人沿着街道,一路不快不慢地往家裏走去。

在經過了15分鐘左右的路程后,他回到了自己的那戶「一戶建」門口。

但出秋原悠人意料的是,站在房子門口的,是一個穿着西裝的眼鏡男。

花了不到兩秒,秋原悠人便認出對方是《新小說》的新任主編,也同時是擔任門協悠真責任編輯的松島和宏。

松島和宏其實已經來了小半個小時了,他本來看天色已晚,準備先行離開。但沒想到就在準備走的時候,秋原悠人居然回來了。

他沒有猶豫,立刻走上前兩步,和秋原悠人打起了招呼:「晚上好,秋原老師。」

秋原悠人點頭回應了一句「晚上好」,隨即又問道:「松島主編,請問有什麼事嗎?」

松島和宏點點頭,「有點工作上面的事,想聽聽秋原老師的意見。」

秋原悠人琢磨了下,還是打開門把他迎了進來,畢竟伸手不打笑臉人。

而且,他和松島和宏之間也沒有什麼直接衝突。

兩人在玄關換了鞋,便走到了二樓的客廳。秋原悠人招待對方坐下,並倒了一杯熱茶。

「松島主編,現在可以說明你的來意了吧?」

他心裏隱隱有了一些猜測,但還是想聽聽對方怎麼說。

松島和宏端起茶杯,吹了一口氣,然後開口道:「秋原老師,關於《新小說》後面的連載,您有什麼想說的嗎?」

秋原悠人搖了搖頭,回答道:「既然松島主編會來,應該已經明白了我的想法吧。不出意外的話,您應該看過我的新作了吧。」

松島和宏在心裏嘆了口氣,他聽出秋原悠人的意思,這就是委婉的拒絕。

看來想簡單地邀請秋原悠人重新連載,不是那麼一件簡單的事。

該死,木原大吾和武井航平,看看你們兩乾的好事!

松島和宏想了想,決定還是再次勸說,畢竟現在《新小說》的銷量下行,已經到了不能忽視的程度。

他喝了口茶,說道:「秋原老師,能否請您再次在《新小說》上連載?」

見秋原悠人正打算拒絕,他又拿出了一份合同放在了桌上,誠懇地說道「如果是這樣的條件,您是否能接受?」

秋原悠人有點不解,畢竟自己的態度已經很明確了,對方無疑是強人所難。

但他想了想,還是拿起了桌上的那份合同,看了幾眼。

緊接着,他看到了合同上的新條件…… 『啪』得一聲脆響,獨孤純1米9的個頭,竟整個被抽飛了出去。

「滾吧。你不配得到這缽金。」羽塵淡淡說。

獨孤純眼淚汪汪,捂著腫了半邊的臉,暈頭轉向,這才反應過來自己被羽塵給打了。

她眼中滿是不可思議,大怒:「我是黑羽族的女武神,你竟然敢打我。找死嗎」

說罷,獨孤純從同伴手中,取過棍子,棍影重重,朝羽塵頭頂砸了過來。

羽塵不閃不避,飛起一腳,直接踹在她的肚子。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