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兩個誰先來?」張若塵淡淡問道。

墨聖眼中浮現一道厲芒,道:「我先來。」

張若塵一翻手,一顆空間玲瓏球,出現在他的手中,直接將墨聖給收了進去。

緊接着,張若塵本身亦是進入到空間玲瓏球之中。

「張若塵,受死。」

墨聖暴喝一聲,如一頭人形暴龍,向張若塵撲了過來。

其雙臂清晰的散發出不朽的氣息,儼然已經不朽化,哪怕是頂級的萬紋聖器,都未必能夠對抗。

張若塵表情平靜,並未進行閃避,徑直迎了上去。

「找死。」

眼見張若塵不閃不避,墨聖眼中不禁浮現出一抹冷笑。

「砰。」

雙掌相碰,空間不禁泛起劇烈的漣漪。

二人均是不曾動用聖氣和聖道規則,所用的乃是純粹的肉身力量。

若是在外界,這樣的碰撞,說不得能夠直接將一顆星辰打得爆碎開來。

「嗯?他竟然能夠與我不朽化的雙臂硬拼。」墨聖心中微微震動。

在他的預計中,這般硬拼,張若塵應該會骨斷筋折才對,沒理由會安然無恙。

張若塵心中一動,不由暗暗想道:「不朽化的手臂果然很強,若非我的雙臂中融入了不朽層次的龍魂和象魂,加之經過生死銅爐的淬鍊,說不得還真無法對抗。」

思考之餘,張若塵主動發起了攻擊,招招狠辣,不留任何餘地。

他就是要通過戰鬥,來找出自身存在的缺陷,之後才好進行彌補。

「轟。」

張若塵身軀一震,體內磅礴的血氣劇烈涌動起來,發出江河奔騰之聲,令得身周的空間震顫。

絲絲縷縷的混沌之氣縈繞在張若塵的身周,更有五色光暈從他的體內迸發出來,似要開闢一座新世界。

修鍊至今,張若塵的五行混沌體,無疑是已經達到極致,身軀宛如一座浩瀚的星空宇宙,蘊含着無比浩瀚的力量。

墨聖目露凶光,在其身後隱隱浮現出一頭巨大的貪狼虛影,凶威滔天,似要從虛空中掙脫出來,由虛化實。

「殺。」

墨聖厲嘯,真身似化作了一頭凶戾貪狼。

「砰。「

二人展開劇烈的碰撞,展開瘋狂的廝殺。

不得不說,墨聖很強,魔道修士本就注重肉身的修鍊,墨聖更是其中的佼佼者,身軀比頂級萬紋聖器還要堅韌。

轉眼之間,張若塵已是與墨聖激戰數百回合,二人戰得旗鼓相當,恐怖的力量一次次迸發,險些將空間玲瓏球震碎。

連番大戰,二人身上均是有着許多的傷痕,鮮血早已將他們的衣衫浸透。

「噗。」

墨聖的貪狼利爪在張若塵的胸口,留下數道猙獰的爪痕,鮮血汩汩而涌。

既是比拼肉身,自然便不會再身穿鎧甲。

張若塵恍若未覺,右手化作龍爪,直接穿透了墨聖的胸膛。

「你……噗。」墨聖大口吐血,眼中滿是不甘之色。

張若塵並未將右手收回,冷漠道:「墨聖,你輸了,交出真理奧義。」

聞言,墨聖不禁再度噴出一口鮮血來,眼中充滿了不甘之色。

雖不願承認,可他的確是敗了,心臟正被張若塵拽在手中。

所謂願賭服輸,且有着神靈誓約的約束,墨聖總有萬般不願,也只能遵守約定。

張若塵心中一動,感覺到有一股奇異的東西,傳遞到了他的身體之中。

「萬分之九的真理奧義,不愧是黑魔界的領袖。」張若塵露出滿意的笑容。

如此一來,他所擁有的真理奧義,便達到了萬分之二十九。

想要獲取真理奧義,其難度可謂是極大,大聖境之下,鮮少有人能夠靠自身在真理之海得到超過萬分之十的真理奧義,哪怕是真理神殿的十大真傳弟子也不例外。

墨聖能夠得到萬分之九的真理奧義,比商子烆還要多出萬分之一,也已經是極為難得。

當然,墨聖的修為要比商子烆高得多,如果商子烆還活着,繼續去渡真理之海,應該還能得到更多的真理奧義,有望超過萬分之十。

順利得到真理奧義,張若塵這才將右手從墨聖胸膛內收回,繼而一手提起墨聖,飛出空間玲瓏球,重新將其鎮壓在血神祭台之上。

《九天明帝經》運轉,神光氣海中的神陽快速轉動起來,釋放出汩汩精氣,融入張若塵的四肢百骸。

在開始新一輪的賭戰前,張若塵自然是要先將自身狀態調整至最佳。

…………

天庭界,月神山之上。

月神立於廣寒神宮之外,目光平靜的看着懸浮於月神山外的幾道神影。

「月神,立刻讓張若塵放了宙宇和墨聖,不然別怪我們不客氣。」一道神影無比強勢道。

「不僅要放了宙宇和墨聖,還要將張若塵嚴懲,那血神教也不應該再繼續存在下去。」另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同樣是霸道無比。

「張若塵屢犯天條,行事肆無忌憚,殺害諸多世界的領袖人物,按律當誅。」又一道低沉的聲音響起。

月神的目光淡淡掃過懸於天穹上的六道神影,聲音清冷道:「事情的前因後果,你們心中應該比誰都清楚,何必在本座面前這般大呼小叫,不付出一些代價,就想救回宙宇和墨聖,你們是覺得本座可欺嗎?」

「月神,你想怎樣?」黑心魔主沉聲問道。

墨聖乃是他的親傳弟子,天賦卓絕,很有希望在將來修鍊成神,對黑魔界有着巨大的意義,絕不容出現差錯。

月神的語氣仍舊淡漠,道:「五種屬性的頂級五行神物,十萬枚神石,另外,本座要佔據更好的天域。」

頂級的五行神物,她是為張若塵要的。

十萬枚神石,是她為自己要的。

廣寒界需要更好的修鍊環境,自然也就要在天庭,佔據更高等的天域。

「月神,你還真是獅子大開口啊,這種條件,我們不可能答應。」身後有着八對雪白羽翼的神影冷聲道。

其乃是光明神殿的巨擘,是宙宇的師尊,此次自然是為宙宇而來。

五行神物雖然罕見,對於聖王,甚至大聖而言,都會拚命爭奪。但是,對神而言,倒也不算什麼。

可是,十萬枚神石,這就真的是一筆龐大的資源。

要知道,神石只有那種極為古老的大世界,才有可能孕育出來,哪怕是神靈,往往也都不會收藏太多。

更何況,廣寒界還想遷到更高等的天域,這是天堂界無論如何都不能接受的事。畢竟曾經他們花費十萬年,才將廣寒界打壓到沙陀天域這片最為貧瘠的地方。

月神的眼神,徒然變得凌厲起來,道:「既然談不好,那便讓宙宇和墨聖一直留在血神教中。反正只是兩個聖王,似乎值不到這個價格。對吧?」

「月神,你是想再度挑起神戰嗎?」

來自天堂界的巨擘道。

月神目光轉動,看向天堂界巨擘的神影,冷聲道:「神戰?如果你們想打,本座願意奉陪。

說話間,月神身上散發出浩瀚如淵的磅礴神威,月神山周圍的空間盡皆震蕩起來,出現諸多巨大的黑色裂縫。

感受到這股浩瀚神威,六道神影均是凜然,尤其是曾與月神交過手的焱神,此刻心中更是巨震。

「短時間內,月神的神力竟然又恢復了許多。」

月神乃是一位強橫的古神,曾名震天庭界,十萬年前崑崙界與地獄界的大戰,月神身受重傷,險些殞落,耗費十萬年時間將傷勢養好,可神力卻是近乎於枯竭。

得到七星神苓的月葉,月神的神力得以恢復了一部分,那時便已是能夠擊敗焱神和二甲血祖。

如今神力恢復更多,誰也無法確定月神究竟有多強。

正當六道神影沉思的時候,月神的手中浮現出一尊古鼎,鼎身上鐫刻有諸多繁奧的文字,蘊含神妙莫測的力量。

「嘶。」

看到這尊古鼎,焱神頓時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不由自主的,焱神想到了上一次的神戰,他便是被這尊古鼎的力量禁錮住,險些被煉化掉。

其他五道神影,眼神亦是凝住,均是將古鼎給認了出來,知曉其有着何等可怕的威能。

月神既然將這尊古鼎給祭出來,說明是真的無懼與他們再爆發一次神戰。

黑心魔主皺起眉頭,道:「月神,你提的條件太過了,並不公平,既是談判,條件便應該對等。」

「不錯,我們可以付出一些代價,但卻絕不可能按照你說的辦。」光明神殿巨擘道。

月神看着手中旋轉的古鼎,道:「那你們能夠付出怎樣的代價?」

不由得,幾道神影以精神力交流。

畢竟涉及到十萬枚神石,還有天域遷移這樣的大事,即便神也得慎重。誰敢一口答應下來,誰就去給十萬枚神石,即便是神,都得吐血。

一番商議后,天堂界的巨擘道:「五種五行神物可以給你,但是神石的數量,只能給六萬枚,我們各出一萬枚。但是,廣寒界想要遷移到修鍊條件更好的天域,此事還得稟告天宮,由天宮來定奪。」

「看來你們是真的不在乎宙宇和墨聖的死活,那也就沒必須繼續談下去。」說話間,月神準備轉身返回廣寒神宮。

見狀,光明神殿巨擘立刻道:「月神,留步。」

天堂界派系幾尊神靈的臉色,均是不太好看,月神太過強勢,根本就不願鬆口太多。宙宇和墨聖有成神之資,他們又絕對不可能放棄。

最重要的是臉面。

若是堂堂天堂界,連兩個有成神之資的天才都保不住,不知多少人會笑話,不知多少天堂界派系的年輕修士會感覺到心寒。今後,誰還願意追隨天堂界?

最終,他們達成協議,付出五種頂級的五行神物,六萬枚神石,並且答應讓廣寒界進駐「紫羅天域」。

不過,他們也讓月神答應了一件事情,就是要派遣巡天使者進入血神教,查探情況,這卻是天宮那邊發話的結果。

天宮制定了天條,就必須要執行,月神也不好強行干預。

血神教內,張若塵療傷結束,先封禁宙宇和墨聖的五感,繼而將神使木杖取出。

月神的虛影浮現,道:「張若塵,不日會有廣寒界的巡天使者,帶着五種頂級的五行神物和二十枚神石,前往血神教,這是天堂界諸神給的贖金。」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