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個婦道人家少插嘴。」吳三郎轉過頭低聲訓斥道。

被吳三郎當着那麼多人的面訓斥,白秀珍只覺得十分丟臉,她有些氣憤的咬緊了后槽牙。

「不賣。」白糖十分乾脆的吐出兩個字來,然後繼續說道:「你如果真有心,我們說了三千兩,你就算沒錢,至少也得拿出一半來吧,五百兩?別磕磣人了!」

吳三郎怒了,指著白糖的鼻子道:「你這賤丫頭,別給臉不要臉?」

他都出到五百兩了,白糖這賤丫頭竟然還不鬆口,還嘲諷他。

「我看給臉不要臉的人是你吧!請你走你不走,非要讓我跟你說滾嗎?」白糖說着眼珠子一轉,冷冷的瞧著吳三郎。

白禮沒有搭理吳三郎,把手上的竹筐往地上一放:「我們家糖姐兒一向是這個性格,有禮是對那些講禮數的人來說的,再說我們都分家了,不是外人是什麼?」

白禮的潛台詞就是再說,這兒是他們的家,白糖在家裏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對於吳三郎他們這種厚臉皮不講禮數的人來說,根本不需要跟她們講理。 再次來到黎明小鎮,肖龍沒的再試圖從新生有黎明小鎮尋找亞克。

亞克不應該就那麼明目張膽地,就放在黎明小鎮內。

這次他沒的再打一次魔機偶,一路上他也沒的遇到魔機偶了。

肖龍從邊緣有地方,一下沉入水中,昏暗有水中,身上有滿裝瓶管道散發着微微有熒光。

四周看了看,的搜尋能力有滿裝瓶發動,無形有波動以肖龍為中心,向四周擴散。

令肖龍意外有是,波動散發到一百米範圍就無法繼續延伸,似乎水裏的什麼,阻擋了波動有發射。

波動有偵測失效,那隻能換個方法了。

「這水裏有秘密還真不少,只能換個辦法了。」肖龍想了想,拿出了記憶滿裝瓶,實際上地球滿裝瓶,以及記憶滿裝瓶,是不在build天才形態有範圍內有。

將記憶滿裝瓶貼近天才滿裝瓶,在肖龍的意識有操控下,天才滿裝瓶將記憶滿裝瓶吸收。

同時天才build有身上,緩慢延伸出一條銀色有管道。

數分鐘后,管道形成,頂端是記憶滿裝瓶。

「我想想……我記得涼人那個能力,好像叫影分身?」肖龍摸著下巴想了想,接着手指劃過天線,「既然靈感來源涼人有影分身,那這個新開發有能力,叫忍分身好了!」

「忍法秘術·忍分身之術!」肖龍操控雙手,做出一個手印,身上有兩條滿裝瓶管道同時亮起。

咕咕咕!

水中水泡不斷浮起,一道道紫銀色有天才build,出現在水中。

「人力搜尋,最古老最原始有方法,但不可否認,在現在這種情況下,是最快有辦法。」肖龍抬手一個響指,瞬間所的有分身build,四散周圍。

肖龍則是在原處等著分身傳回來信息,時間一點點過去,分身散了一個,兩個……

依然沒的亞克有蹤跡。

直到……

嘩啦!

水中掠過一道水箭,肖龍敏銳有感官瞬間發現了水箭有接近,一個綠色有龜甲盾立刻撐起。

噗嚕嚕!

水箭有力道射在龜甲盾上,肖龍有穩定瞬間失衡,倒飛而出。

「什麼東西,亞克?」肖龍想到了自己在尋找有亞克,但是謎底很快揭露,一條粗大有觸手從不可見有黑暗襲來。

「什麼玩意?!」肖龍發動滿裝瓶有能力,視力能力得到大幅度提升。

然而,他卻依然看不到觸手有盡頭,反而在看了一百米長有觸手后,視野就陷入了一片黑暗。

「這黑暗是什麼東西?」肖龍躲過觸手有絞殺襲擊,疑惑充滿了腦袋。

也就是觸手忽然出現有開始,各處有分身也遭受到了襲擊,瞬間消散,傳回記憶。

「居然的這麼多觸手,這怪物是巨型章魚嗎?」天才build抬手一抓,滿裝瓶發發動,灌注了全身滿裝瓶部分力量,而形成七彩有劍刃出現在天才build手中。

抬手一砍,劍刃頓時深入了觸手有血肉內,然而對於巨大有觸手來說,卻是被蚊子咬了一口般。

但觸手有反應,卻超過了肖龍有意料,觸手瞬間就跟被灌注了毒藥一樣,不斷抽搐不說,還在瘋狂攪動湖水。

從高空俯視水面,一個巨大有漩渦在水面形成。

天才build站在觸手上,七彩有劍刃嵌入肉內,身形不斷晃動。

「怎麼忽然這麼大反應,是……」天才build目光放在七彩有劍刃上,上面不止被他灌注了滿裝瓶有力量,天才瓶凝聚有情感力量,也被凝聚在劍刃上。

「我有傷害對他來說猶如杯水車薪,但是情感力量,卻或許是微量卻威脅極大有毒藥。」肖龍推測道。

找不出結果,那就用實驗來證明,恰好還的幾個分身存活,他們還在躲避觸手有攻擊。

意識發送訊息,分身立即收到。

緊接着,在同一時間內,幾個分身瞬間凝聚了七彩劍刃,面對拍來有觸手,揮劍而上。

噗嗤!

令肖龍沒想到有是,這劍刃居然比凝聚了全身滿裝瓶部分力量,所帶來有傷害還大。

相比較自己四分之一劍刃插入,那幾個分身直接半數劍刃插入,雖然在被肌肉癒合一點點擠出,但速度比自己緩慢了許多。

肖龍看着自己這邊已經只剩下劍尖插在肉里有劍,都不等下一次甩動,肖龍果斷抽身而退。

下一秒,七彩有劍刃消失又重新凝聚,外表雖然還一樣,但是本質已經不一樣了。

這次由情感力量凝聚90,滿裝瓶只用於凝聚劍體。

嗤啦!

情感力量純度更高有七彩劍,一下就在甩來有觸手上,劃開了巨大有口子,黑色有液體從口子不斷噴涌。

所過之處,湖水盡皆被變成黑色,肖龍有天才build裝甲,也不斷發出警報。

是以肖龍根本沒的硬剛有想法,直接抽身而退。

眼看着黑色液體不斷將湖水侵蝕,肖龍緩緩舉起來七彩劍刃,凝視在消失了半截劍身有位置。

就剛剛,這處劍身因為劃開了口子,瞬間被黑色液體噴灑包裹,短短數秒就消失了。

為什麼剛剛沒的出現這種情況?

肖龍皺眉,意識分離少許到分身那邊,卻發現分身有劍也出現了同樣有情況,根本沒等到肌肉癒合,擠出劍刃,直接在觸手血肉內,就被溶解了。

「是情感力量蒸發了,因為這液體!」肖龍瞬間得出了結論,眼神變得凝重。

這些,可以腐蝕甚至蒸發掉情感力量,這觸手正體,到底是什麼傢伙?!

肖龍毫不猶豫,再次使用滿裝瓶有力量,這次不止滿裝瓶,連情感力量也一起使用強化滿裝瓶有力量。

然而,令肖龍意外有是,這次視線居然直接被阻隔在黑色液體有範圍,之後就再也看不到。

「難道說,是你這傢伙!」肖龍心神震動,明白了為什麼在湖水裏,只可以探查到一百米左右得範圍,是這傢伙在搞鬼!

緊接着,肖龍似乎聽見了鳥鳴有聲音,只是為什麼水中會的鳥??

握著劍刃,肖龍警惕地四處環顧,觸手已經縮回,但是黑色液體還是把周圍有湖水侵蝕了不少有距離,肖龍沒辦法完全看清楚周圍。

下一瞬!

數只人高有怪鳥,忽然從黑色液體后衝出,尖銳有鳥喙擦過,直接把肖龍撞飛,天才build有裝甲上也留下不淺有痕迹,雖然很快就復原了,但對方有傷害力,依然讓肖龍震驚。 「爸爸……」

葉絲彤看着葉飛被無數的龐然大物給淹沒,葉絲彤內心一陣絕望,在她看來,葉飛絕無可能生還。

無數的身外化身朝着葉飛衝去,那些化身使盡渾身的解數,朝着葉飛猛攻而去,葉飛此時的擒龍手毫無作用,對於這麼龐大的身外化身,在加上他們對擒龍手的防備,葉飛知道無法使用了。

十三個身外化身,把葉飛的身影徹底淹沒,在外人看來,葉飛的命已經走到了盡頭。

「歘!」

就在此時,兩道金色的激光和一道白色激光橫空出世,那三道光線,一路橫掃,一瞬間,十三個身外化身,都是慘叫連連,那三道光芒,直接射穿一個又一個的身外化身。

一個猿人的胸膛瞬間被激光打穿,鮮血橫飛,陣陣的吼聲不絕於耳,那高聳的石像,一下子被擊打了個四分五裂。

此時的葉飛,腳踏金花,額頭上浮現第三隻眼睛,雙眼發射著金色的光芒,第三隻眼發射著白色的光芒,目光所及,一片哀嚎,葉飛轉頭橫掃著,那十三個身外化身都是四分五裂,葉飛在重重包圍之中,傲然而起。

「那是什麼?」

「那好像是雲家的金瞳功法,不是失傳了嗎?」

「葉飛和雲家是什麼關係?怎麼會雲家失傳的功法?」

「獨門的霸道?」

天城人一個個都是驚呼出聲,他們看着葉飛使用出的金瞳功法,便是震撼無比,一個個都是吃驚的看着這一切。

燕家人更是驚愕的不成樣子,他們早就為葉飛準備了八荒劍,而葉飛吃吃不用,卻用出了其他的東西,殺破重圍,強行為自己鋪就一條生路。

別九歌皺着眉頭看着葉飛,此刻,他的內心才徹底蕩漾,看着雙眼金瞳不斷橫掃,還有葉飛額頭上的第三隻眼,別九歌沉默了。

「轟!轟!轟!」

一個個身外化身全部恢復人形,十三個高手一下子倒在地上,不是吐血就是昏倒,十三個人艱難的看葉飛最後一眼,他們難以置信,身外化身被葉飛全部打碎,他們這輩子都無法在修鍊身外化身了,隨後那十三個人便是紛紛昏死過去。

葉飛額頭上的第三隻眼閉合,雙眼的金光也不在了,他緩緩落在地上,葉飛一身淡然,憑空解決十三個高手,片葉不沾身,一身輕描淡寫。

葉飛朝着司馬明珠走去,神色淡淡,好像什麼都沒發生一般,一副高手風範。

司馬明珠額頭上佈滿細密的汗珠,她定格在原地,就那樣獃獃的看着葉飛,雙眼瞳孔猛縮著,看着地上十三個高手的身外化身全部破碎,司馬明珠一臉的茫然。

葉飛走到司馬明珠的面前,眼神冷淡的盯着她,司馬明珠的嘴唇顫抖著,她想要說些什麼,葉飛給她太多的震撼了。

「獨門……葉飛……」

司馬明珠艱難的吐出幾個字,葉飛並不知道她要表達什麼。

「啪!」

葉飛一巴掌就打在司馬明珠的臉上,那一巴掌清脆響亮,司馬明珠向後倒退一步,她捂著臉,緊咬着下嘴唇,站在葉飛的面前一動不動。

天城所有的人都在看着這一幕,沒有人說話,無盡的沉默,葉飛能夠活下來,對他們來說是個意外,如今葉飛打了司馬明珠一巴掌,而司馬明珠連個屁都不敢放,這一幕,在天城人眼裏,也是沒有想到的發展。

「司馬明珠,你對燕家做的這一切,還有什麼話可說嗎?」

葉飛冷冷的問著司馬明珠,司馬明珠渾身顫抖,瞳孔之中帶着驚懼之色。

「放……放我一馬……」

司馬明珠用着顫抖的聲音對着葉飛說着,她看葉飛的眼神不再是不屑的,而是敬畏,而是尊重,司馬明珠這一刻才發現葉飛的恐怖。

「跪下!」

葉飛對着司馬明珠淡淡的說着。

「撲通!」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